筆下文學 > 使徒的地下城 > 83.一些變化

83.一些變化


  “我已經等你們很久了,人類。”
  現實不是游戲,像游戲里的那種讓玩家勇者把大魔王的手下從外到里,從弱到強的依次刷個夠,獲得了足夠的經驗和裝備,等級也和大魔王基本持平了再去打大魔王,現實里你作為勇者出門,說不定開場就遇到最終boss大魔王。
  而像打副本的時候,你在這里和一個精英小領主打生打死,聲效震天,旁邊只是隔了一堵不怎么厚實的墻壁,另一邊的魔物卻是在悠哉悠哉的喝茶。除非兩邊的魔物有仇,而且還是血海深仇。
  現實里你敢在地下城里搞得各種震耳欲聾的聲效光影,那么等過一會,你就會收到一份地下城全家福。從此走上一騎當千,無雙割草的道路,至于被割的是誰,那就不清楚了。
  守護之邁拉又不是個聾子,前面風之騎士殿離他的守護之騎士殿又不是太遠,雖然他沒有鑰匙能夠前往風之渦蘇那里那里,但作為一殿之主,必要的措施還是要采取行動的。
  所以守護之邁拉就把所有的守護侍衛都提前召喚了過來。“雖然被詛咒變成了魔法生命,不死性雖然提升了,但各種武藝魔法的技藝卻都因為這鋼鐵的身體無法使用。”也不知這究竟是好是壞。
  “不用多說,想要見到我們的王,必須通過我們這些守護騎士的考驗。”守護之邁拉用他那低沉的聲音的說道,“不過我還是很疑問你們前來此處的目的,這里和外界的聯系早已被隔斷,”
  “難道是我們的王終于要重見天日了嗎,那可真是個好消息。”
  “這個恐怕很難。”轉移現象是無法控制的,即便是德洛斯帝國能夠人為的制造催動轉移現象的產生,但被轉移過來的是什么,他們也不知道,或許某個人是知道的。也許現在應該還不能稱之為人。
  “其實我們并不是來見你們的王的。”
  嗯,高乾他們四個的確不是來見錘王波羅丁大帝的,不過這個遠古詛咒的主體不明,或許還是需要見到波羅丁大帝才能確認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不是覲見吾王?那就是來挑戰的?或者是刺客?”聽到面前的人類不是慕名而來覲見大帝的,守護之邁拉的語氣一下就冷了下來,“既然對吾王不敬,那就永遠沉睡在這大殿之下吧!”
  “這就是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嗎?”
  對于這種聽不得王者壞話的手下,其實意外的覺得蠻不錯的,如果不是找我們打就更好了。
  隨著這座騎士大殿的墻壁上的紅藍色紋路被一一點亮,原本還有些昏暗的大廳漸漸明亮起來。
  大殿中的光線變亮后,高乾他們才看清楚守護之邁拉的樣子。
  守護之邁拉的盔甲是青銅色的,是那種看起來就發紅的色調偏紅的暗黃色,青銅色的盔甲上有著紅藍兩色的紋路裝飾。
  “侍衛們,前進!”
  隨著守護之邁拉一聲令下,他身后的守護侍衛齊齊持盾向前,組成一道密不透風的盾墻,防御姿態所形成的藍色弧形防護罩鏈接在一起形成一道深藍色的光幕屏障。
  “又是防護罩?”奧索覺得這一幕真的是有些棘手,這種盔甲騎士型的魔法構裝生命體的防御姿態和牛頭怪里的牛頭護衛的防御姿態的效果不同,其實際效果要更強一些,因為這些騎士的防御是不會受到背后攻擊的影響的。而牛頭護衛不是防御不了背后攻擊,就是會被背后攻擊直接破防。
  不過也僅僅是有些棘手罷了,無論是冰魔劍還是光魔劍的能力都能輕易的破除這種無法抵抗免疫異常狀態的防御姿態,就算沒有觸發魔劍奧義的控制效果,奧索還有具有高抓取判定的穿云破空劍。想想連固定型的建筑類魔物都能抓的穿云破空劍,奧索自然不是太在意這種連霸體都沒有的防御姿態。
  不過劫和雷虎都嘗試著準備試探性攻擊。
  而高乾此時卻仍然在調試心悅系統再次啟動后的一些改變。
  在這個“真實”的世界里,雖然玩家們仍然有技能樹和物品欄,以及組隊系統,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很多系統都消失了,比如賽麗亞商城,郵箱,臨時語音,以及那暫返藍星獎勵。
  隨著“退出游戲”的選項的消失,或者說根本就沒有這個功能,穿越并不是玩游戲。
  至于那些玩家如何在這個真實的阿拉德大陸上生活下去,以后會知道的。
  隨著大量“內測”時附帶的系統被取消,很多便利性功能也在改變,這些冒險家心目中最重要的視界功能雖然被保留了下來,但很多信息都被簡化或隱藏了。
  不過高乾的視界能力在心悅系統2.0升級后,又發生了一些改變。
  原本分列視界左右兩端占據了不少視野的紅藍條變成了白色半透明圓球形的百分比計數圈在左下角,不過有著金色紅色的光影特效用作百分比顯示特征。
  不過最大的改變還是其他單位的血條。根據不同目標和陣營區分,友軍的紅條變為了綠框綠條,這難道是在預兆著什么?
  最后是敵人的血條,以彎曲的弧形圍繞在目標的頭部位置,根據等階不同還會有更多不同的效果。
  現在浮現在守護之邁拉的頭頂原本是代表中立的白色名稱(中立不顯血條,類似于NPC待遇)變成了敵對的紅色菱形光標,同時邁拉的腦袋旁邊浮現出三道弧形環狀的血條,底部最長的為白框淡黃條,如果只有這一條為普通魔物,在這一條上方第二條為黃框深黃條,擁有第二條血條說明這個魔物是精英級或者變異強化型魔物。黃框黃條要比白框黃條要短上一節,通常上也代表了觸發了狀態觸發條件,比如魔物狂化,憤怒,爆發等情況,而領主級魔物還會多出第三條更短一些紅框紅條的血條。至于效果嘛,看之前風之渦蘇變身源靈.風之渦蘇的超級進化,不對,應該是究極進化就知道了。
  “騷年,這個波羅丁王國遺跡就是遠古里的王的遺跡,這里的騎士都是領主哦。”心悅企鵝突然從視界的右邊冒了出來。
  “我知道。”作為穿越加內測再穿越的人類,高乾覺得自己都可以自稱超級藍星人了。
  “不過你現在搞得這個視界界面風格,總讓我想起某個被稱為宇宙神番的東西。”實話說這個視界里既視感真的很強,各種頭頂的菱形標記,還有那自帶出場動畫的弧形血條。
  “你是說?”心悅企鵝又拉出那顆作為背景板和大被靠椅的三原色心形。
  “宇宙神番,你是說騷(SAO)?”
  sao,是刀劍神域的名稱縮寫,作為一個番劇化的全息潛行類游戲,也就是動畫化的網游,里面自然有很多可以讓人親眼看到的網游里所謂的全息模擬網游的一些樣子。雖然你不可能在游戲里擔心上廁所之類的問題。不過你畢竟要吃飯和休息。
  不過現在的阿拉德世界里的冒險家是真的吃喝拉撒睡都要在這個世界真實的自己解決。
  除了更新版本的血條外,怪物屬性也變得更豐富了一些,雖然不怎么詳細。
  “王之守護.守護之邁拉”
  精靈/組合體
  能力:大地守護,掌御侍衛。
  特殊:守護英靈
  “騷年,守護騎士雖然很煩,但他的難度真的是最低的!”
  “不過我現在想要知道的是,你們的攻擊真的有物理魔法之分嗎?”
  “這個…”高乾確認是純粹的魔法傷害,但其他三人,好像都是混合型的。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