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使徒的地下城 > 十年之間.9

十年之間.9


  五年前,無風帶,九蛇島
  
  “女兒國”亞馬遜·百合
  
  “好了,你們就不要送了。”
  
  和人形天災高乾打了幾場之后,波雅漢庫克終于放棄了這個不明智的做法,因為九蛇島后面的森林幾乎都要被破壞殆盡了,不過在高乾的水原力和土原力的作用下,這里很快就又恢復了生機。
  
  “哼,我可沒有來送你。”
  
  經過了五年的相處,九蛇島上的人們已經和高乾和古伊娜已經混熟了,而且面對一個人形天災,波雅漢庫克也不好開口說把對方趕出去。
  
  “這次就我一個人去就行了,你先跟著九蛇海賊團修煉吧這里,五年后我再來接你。”
  
  高乾把古伊娜留在了九蛇島,然后獨自離開了。
  
  “乾大人真的是好厲害啊。”
  
  看著因為高速在海面掠過而掀起的近百米高的浪頭,九蛇海賊團驚為天人。
  
  “這個家伙。”
  
  波雅漢庫克臉色陰沉的看著那道距離越來越遠的浪頭,沒好氣的說到。
  
  “別看了,注意有海浪逆流沖擊島嶼,把我們的船拉到島嶼的背面。”
  
  “對哦,有海浪來著。”
  
  絕對沒有風,永遠風平浪靜的無風帶,今天意外的掀起了驚濤駭浪。
  
  “還有五年時間,那么現在就去阿拉巴斯坦王國做最后一步的準備吧。”
  
  偉大航路前半段,高乾從黑市那里“買”來了阿拉巴斯坦王國的永久指針之后,在接下來的兩天里,從香波地群島到阿拉巴斯坦王國的直線距離里,幾乎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幕絕對稱得上是驚世駭俗的場景。
  
  一道近百米高的海浪從香波地群島一直前進到阿拉巴斯坦王國,這種場景,真的不平常啊。
  
  阿拉巴斯坦王國,巴洛克.華克工作室(簡稱B.W)
  
  “席卷整個偉大航路的海嘯?”
  
  巴洛克工作室的社長克洛克達爾拿著今天的報紙,上面報道著一則這樣的新聞。
  
  “從香波地群島出現的不明浪潮持續向顛倒山方向漫延,根據知名專家推測,這股浪潮很有可能演變成一場前所未有的波及整個偉大航路的巨大海嘯。”
  
  “其實不會拉,因為這股浪潮并不是天然形成的,是沒有后力支撐的。”
  
  不過克洛克達爾不知道的是,這場海嘯報道的源頭,此時正在這個阿拉巴斯坦王國中。
  
  阿拉巴斯坦王國所在的島嶼其實就是一個沙漠和綠洲為主的奇觀島,沙漠,戈壁到處都是,而且阿拉巴斯坦王國的地形其實和埃及挺相似的。
  
  整個阿拉巴斯坦王國以正中心的圣多拉河為分界線,左邊是綠洲居多,而右邊則是除了王都和港口城市之外,就只剩下了一望無際的戈壁沙漠和怪石灘涂。
  
  “我該怎么找到妮可羅賓呢,或者說任其自然。”
  
  “等等,妮可羅賓加入巴洛克華克工作室的回憶里好像就只有一個鏡頭吧,而且妮可羅賓已經來到了偉大航路,那就說明她在西海的逃亡已經結束了。”
  
  而阿拉巴斯坦王國這里又是劇情中很重要的一個點,所以最好是不要在劇情開始前就改變,這樣是收集不到時空波動的。高乾自然是很小心的注意自己是不是破壞了現在的一些局勢,從而改變了將來要發生的正式劇情。那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克洛克達爾的計劃我不用管,見上妮可羅賓一面再說,然后就是一直跟著妮可羅賓到處亂跑的“監護人”海軍大將青雉庫贊。”
  
  高乾在港口都市拿哈那等了不知道有多久,最終還是沒有等到一個自己想要見到的。
  
  “我是不是有搞錯了什么?還是說我錯過了什么?”
  
  高乾不知道的是,在他剛剛到達阿拉巴斯坦王國的同時,位于阿拉巴斯坦王國左邊的綠洲城市雨地,克洛克達爾開設的賭場雨宴的地下室里,妮可羅賓已經和克洛克達爾見面了,并且正式加入了巴洛克華克工作社,成為了副社長兼社長搭檔,代號miss.全周末(也叫miss星期天)。
  
  巴洛克華克工作社其實也是在妮可羅賓正式加入后才全面發展壯大起來的,因為克洛克達爾要進行他的英雄表演,并沒有多少時間管理這個由賞金獵人和職業殺手為主要成員組成的地下組織。而且他還要注意自己的巴洛克華克工作社的社長身份不被發現,從而留下污點。那樣所謂的英雄戲碼就不攻自破了。
  
  高乾毫不知情他已經錯過了和妮可羅賓見面的機會。而他現在也不想和阿拉巴斯坦王國的王室娜菲魯塔利家族接觸。至于冥王,你覺得一位天生暈交通工具的滅龍魔導士會要這么一艘不知道真實數據的戰艦嗎。
  
  “火”龍神巴卡爾:“額,這個滅龍魔法還起到壞作用了。”
  
  鑄星龍王奧利瑞安·索爾:“創世魔法也不行嗎,而且滅龍魔法在你們這些存在的身上不就是一個技能樹罷了。這樣也會受到副作用的影響?”
  
  “沒辦法,我現在想要激活海王界坐標,這個滅龍魔法所附帶的數字化等級系統現在還真的就不能丟了。”
  
  ……
  
  一直等不到想要見到的人的高乾覺得自己應該去雨地一趟,如果自己錯過了,那么對方就一定會在沙鱷魚克洛克達爾的老巢,綠洲城市雨地里。
  
  不過在他準備離開港口城市拿哈那前往綠洲城市雨地的時候,發現了一個計劃中要見上一面的目標。
  
  海軍大將,“青雉”庫贊!
  
  “我先見到庫贊,再去找妮可羅賓,是不是順序錯了?”
  
  高乾看著騎著他的自行車來到拿哈那的庫贊,他覺得自己有必要現在就和對方見上一面。
  
  圣多拉河
  
  青雉庫贊在拿哈那短暫停留了一段時間后,吃了頓飯,順便休息了幾個小時,然后在第二天騎著自行車進入了圣多拉河的河面上。
  
  “這不就是直接休息了一晚嗎,為什么要說幾個小時。”
  
  “一晚上不也就只有幾個小時。”
  
  “……”
  
  圣多拉河上,一個高大男子騎著自行車在圣多拉河的河面上平穩的前行著,青雉庫贊作為負責偉大航路前半段的大將,其實有很多人都認識他的,其中就包括阿拉巴斯坦王國的王室娜菲魯塔利家族,不過因為克洛克達爾是王下七武海,所以即便是阿拉巴斯坦的國王娜菲魯塔利·寇布拉懷疑克洛克達爾有什么不軌行動,但是因為沒有直接的證據,并不能向海軍求援。
  
  “出來吧。”
  
  走到了圣多拉河中游的時候,青雉庫贊停了下來,他的腳下迅速凝結出了一片冰層地面。
  
  “你一路跟了過來,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chuanshi:21360191:411:2018-10-2107:55:27--><!--bequge:30632:31832328:2018-10-2108:03:24-->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