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使徒的地下城 > 頂上落幕,坐標激活

頂上落幕,坐標激活

    大秘寶世界,偉大航路后半段“新世界!”
  
      莫名其妙遇到了百獸凱多的高乾,又被凱多莫名其妙的當成了老朋友,結果現在讓海龍號上的眾人覺得心驚膽戰的是,飛在他們頭頂的這兩位龐然大物不會又突然打起來吧,那樣真的是太危險了……對于他們來說太危險了!
  
      變身海洋巨龍的高乾和變身蟠龍的凱多在天上飛著,遮天蔽日。而海龍號和黃金方舟蔑言兩艘船則是開始了全力搜尋任何可能是冥王普魯托的痕跡,匆匆忙忙。
  
      “可雅,你就待在方舟上就好了,你又不是戰斗人員。”
  
      看著可雅也想從方舟上跳下去幫忙,高乾連忙阻止到。
  
      “艾尼路,方舟的電能不夠了,回來充電。”
  
      看著黃金方舟蔑言上的沙漏形電容計越來越暗淡了,高乾又把充電寶艾尼路叫了回來。
  
      “古伊娜,你不要聽到四刀流就想提刀和人砍上一番。”
  
      “卡庫,你也別在亂用什么四刀流了,影響效率。”
  
      高乾對于大熊的想法真的搞不懂,居然把可雅用能力打飛到了這里,雖然可雅身上的水原力是自己賦予的,但是這樣并不代表自己就真的會使用水系魔法,而且高乾給可雅的定位是醫護人員,而治療魔法高乾就更不行了。
  
      “唉,這些事還真是麻煩啊……”
  
      “我最討厭麻煩了……”
  
      “嗝……什么麻煩啊,要我幫忙嗎?”
  
      “別,你還是別出手(這個狀態下或許應該是別出嘴),我們的破壞力太大,就算是余波這些人也不一定能經受的住。”
  
      巨龍形態下高乾無論是肉搏還是吐息的威力都會成指數的翻倍增長。至于凱多變身蟠龍后雖然不適合肉搏,但是吐息的破壞力卻更加明顯。龍息這種東西,本來應該就是歸屬于一種威懾性的大范圍打擊的東西。
  
      “既然變身成龍了,就不要隨地吐口水了。”這已經不是什么文明不文明,衛生不衛生的問題了。而是不顧他人生死的惡劣行為了。
  
      話說紅發香克斯從哪里弄來的酒?酒勁這么大,到現在凱多還在醉。
  
      現在高乾又要聽著凱多說著醉酒后的胡話,又要在好友系統里和那位炎獄之主艾斯一邊聊天一邊確認頂上戰役的進展情況。
  
      根據數據變化的計算比率來看,頂上戰役結束的同時,海王界的坐標就會完全激活,到時候自己就能避開這個世界了,高乾很清楚,這副化身最后還是會離開這個世界的,所以他在最大限度的留下屬于自己的痕跡的同時,又盡可能的不留下任何自己一定會牽掛的事物。
  
      “這副身體終究只是化身啊,沒有成長,沒有壽命,不能說活著,也談不上死去,如果不是那些記憶的存在,我有時也會覺得自己并不是一個正常的生命體……”
  
      “偉大的意識啊,你之所以偉大,是因為那并不是所謂的生命所認知的意識,那其實是源于世界的本能!”
  
      “所謂的人類,包括世間所有的智慧生命,都代表不了世界本身!”
  
      海軍本部馬琳梵多
  
      “不行,不行,你的熔巖還不夠啊。”
  
      處刑臺前,炎獄之主艾斯身體周圍點綴著數朵白色的火焰,雙手抱胸懸浮在地面之上。而在炎獄之主面前的赤犬薩卡斯基則是有些氣喘吁吁的站在原地。
  
      “這真的是火焰嗎?”
  
      赤犬薩卡斯基看著面前沒有下一步動作的炎獄之主,也是一陣無奈,無論他是制造出多少熔巖,又或者是如何進行攻擊,都沒有任何作用。
  
      “連熔巖都能夠汽化,這種溫度到底有多高啊!”
  
      赤犬薩卡斯基平時里雖然自持自己的熔巖果實是眾多火焰類自然系果實能力中的上位能力,但是接受過高端教育的他其實也很清楚,在自然界中火焰的溫度其實要比熔巖溫度的上限更高,不過那種溫度的開發難度也是可想而知。比平常火焰溫度更高的熔巖不冒火,而比熔巖溫度更高的火焰又看不見,這種連個樣本目標都沒有的能力,開發起來自然是難上加難,早知道以前為了開發熔巖果實,赤犬薩卡斯基可是有過親自跳入火山里面深潛到巖漿流之中的壯舉。
  
      “白色火焰,按照課本上的說法應該有上萬多度了,可是比熔巖的幾千度高得多了。”
  
      一邊正在悠哉悠哉劃水的黃猿波爾薩利諾插嘴說到。
  
      “真的是好可怕啊,火焰類能力竟然能開發到這種地步!”
  
      “夠了,你這個劃水怪就不要在這里添亂了。”
  
      赤犬薩卡斯基無語的擺擺手把黃猿波爾薩利諾驅趕走,稍微恢復了一下因為過度超越極限的使用能力而大量損耗的體力后,赤犬薩卡斯基再次揮出自己的拳頭。
  
      “大噴火!”
  
      “犬噬紅蓮!”
  
      “冥狗!”
  
      無盡的澎湃涌動的熔巖從赤犬薩卡斯基的體內爆發出來,然后在本體的操控下化為巨大的犬首(狗頭)模樣向炎獄之主艾斯撕咬而來。
  
      “你這些招式,讓我想起了過去的某個說法。”
  
      “紅狗撲食!”
  
      “其實應該是血魔弒天才對。笑…”
  
      炎獄之主同樣爆發出炙紅色的火焰,化為一只龐大無比的還有著燃燒特效的柴犬模樣,向赤犬薩卡斯基揮來的熔巖狗頭撲去。
  
      “什么亂七八糟的?!”
  
      赤犬和炎獄之主在天空打的倒是痛快了,不過卻讓下面的海軍精銳們苦不堪言,無論是赤犬薩卡斯基的熔巖,還是炎獄之主的炙紅色流炎,都是可以在自然中繼續存在的危險物品,原本還擋在處刑臺前和白胡子海賊團交戰的精銳海軍們為了避免被天上濺落的熔巖和流炎不小心給波及干掉,也不得不遠離了處刑臺的位置。
  
      在赤犬被炎獄之主壓制,黃猿在海賊團里劃水,青雉被鉆石喬茲拖住,乃至其他的王下七武海和中將被白胡子海賊團牽制住的時候,亂入到戰場中的路飛也終于越過了放水的卡普和戰國,來到了處刑臺上。
  
      “對了,我有鑰匙。”路飛從褲子口袋里拿出了剛才海賊女帝給他的鑰匙。
  
      “嗯?鑰匙?!”
  
      這次黃猿發出的鐳射被炎獄之主放出的火焰沖擊打偏,只是打斷了處刑臺的一根鋼筋。
  
      “既然人已經救出來了,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就撤退吧。”
  
      “炎獄!”
  
      燃燒著無窮的炙紅色地獄魔焰的煉獄以炎獄之主艾斯為中心迅速鋪開,瞬間將海軍和白胡子海賊團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兩部分。
  
      “老爹,路飛,現在我們就撤吧。”炎獄之主艾斯說到。
  
      “海王界坐標激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使徒的地下城》,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