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萌娘守護者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恢復?

第五百二十五章 恢復?

    ();
  
      天空中掉下雨點,數以百噸的水龍卷在白雪的操控下,來到戰場附近,白雪額頭冒著汗水,隔著一定的范圍,將水轉移至此也不是件輕松的事。※%,
  
      “白蘿莉、十六夜不要阻止阿爾格爾”
  
      突如其來的水龍卷,讓阿爾格爾下意識就要噴吐石化恩賜,將附近的環境變為石化的世界,在十六夜和白夜叉正要阻止的時候,幽風的冷靜的聲音傳來。
  
      聯想到【珀爾修斯之路】競技場操控石化恩賜的能力,讓兩人咱緩了手上的動作,給阿爾格爾石化的空隙。
  
      白蘿莉……三個字讓白雪姬動作一顫,險些解除了對水龍卷的控制,什么時候東區階層支配者被稱為過……白蘿莉?
  
      但恩賜的減弱,也讓白雪姬發現另一個問題!她的控制減弱,水龍卷卻沒有絲毫的變化,慌亂的使用恩賜再去操控時,也毫無動靜。
  
      褐色的石化恩賜貫穿而出,朝著水龍卷射去,無論是否命中,爆發開來,附近的世界都會再度化為石化世界。
  
      幽風眼中閃過波動,手指點向石化恩賜,由四位數級別的魔王阿爾格爾放出的恩賜,瞬間停滯,好像聽話的孩子來到幽風的身前。
  
      維持在天空的水龍卷也同時來到幽風的身側,白雪姬也意識到,不是自己的恩賜失效,而是被對方奪走了控制權。
  
      “laaaaaaa”恩賜被幽風操控,激起了阿爾格爾的兇性,硬接著白夜叉和十六夜的攻擊。突破防線。嘶鳴著向幽風襲去。
  
      足以破壞小行星的雙臂揮落。砸在幽風身上卻如同砸在幻影身上一般,東區的世界盡頭都為之一震,大地產生數以千米的恐怖裂縫。
  
      “乖孩子,馬上就幫助你恢復……”白皙的手掌從身后撫著阿爾格爾浮游的紫發,低聲的喃道。
  
      “以……名義,綻放更強的威力吧”
  
      隨著幽風的低喃,褐色的光球和河水都開始不穩定起來,光球凝聚縮小轉變為紫黑色。猶如心臟一般的顫動著。
  
      水龍卷的形態也發出變化,表面的水滴變為鱗片的樣子,數以百噸的水龍卷變為白蛇的樣子,讓白雪姬輕捂著小嘴,這是她的樣子。
  
      “威光?不對”白夜叉驚詫的說著,老練的她看出幽風并非是用自身的能力在操控水,操控的依舊是白雪姬的控水恩賜,但卻被幽風支配著。
  
      就如同飛鳥的恩賜【威光】一樣,但又有明顯的不同。
  
      【威光】需要借助媒介,不能直接操控對方的恩賜能力。借住裝備型恩賜,讓其發揮最強的力量。甚至超限度發揮。
  
      讓【威光】直接去控制白雪姬的水龍卷肯定是沒希望的,借助媒介才能發揮【威光】的威力。
  
      幽風看起來是輕松支配石化恩賜和白雪姬的控水恩賜,并且將之強化,還不帶任何疲色,表面上甚至高出【威光】一籌。
  
      幽風的低喃也讓阿爾格爾一時之間陷入停滯,不知道是僅有的理智強迫又或者被幽風的語言所控。
  
      數以百噸的白蛇還有石化恩賜幾乎同時向著幽風和阿爾格爾的方向涌去,洶涌鋒利的河水初一接觸石化恩賜,頓時化為堅固的巖石。
  
      滔滔不絕源源不盡的沖刷在阿爾格爾的身上,再被化為巖石,沒多久,已經形成特殊的囚牢,將阿爾格爾禁錮在其中。
  
      “即便是強化過,也僅能控制片刻吧……”幽風手掌亮著淡淡的光團,向阿爾格爾靠近。
  
      四位數級別的魔王,擁有毀滅小行星之力,強化的石化恩賜加上控水恩賜也不可能維持太久的拘束。
  
      “以吾之名義,迷失的星神,重新清醒起來,回歸最初的神系吧”
  
      光芒透過監牢,飛入到阿爾格爾身前,融入到腦袋之中,短暫的停滯后,更為強烈的氣勢爆發開來。
  
      僅僅眨眼的時間,雙重強化恩賜鑄就的監牢已被崩壞,沉重的巖石四散砸向四周,接觸到的不論是樹木又或者巖石都被粉碎。
  
      “啊!”阿爾格爾抱住額頭,痛苦的尖叫著,但卻讓白夜叉露出欣喜,幽風的地位究竟能否將阿爾格爾拉回蘇美爾神系還是個問題。
  
      阿爾格爾輸給的是雅典娜,希臘神話中十二主神之一,擁有相當知名的地位和神格,不能壓制住雅典娜的話,就不可能讓阿爾格爾恢復。
  
      現在看來,幽風的地位要高于雅典娜,雖然阿爾格爾在悲鳴,聲音卻從非人轉化成能夠聽懂的語言。
  
      “不是說能恢復清醒么”授予完神格,幽風立刻回到白夜叉身邊,黑色典雅長袍、墮天法杖,還有金色發絲都逐漸變為原本的樣子。
  
      神靈化也不是隨意就能維持著,自然有消耗,在箱庭這種難以補充的地方,當然要能節省則節省。
  
      也還好這次總攻只用了幾次能力,消耗不算太龐大,還能承擔的起。
  
      “恢復也是需要時間的,變化已經開始了”白夜叉注意力集中在阿爾格爾身上,隨時關注著變化,緊張的說著。
  
      深紅不見瞳孔的瘋狂雙眼變得痛苦而美麗,肌膚由紫色淡化,回歸白皙之色,猶如蛇一般浮動的長發垂落順滑。
  
      緊摟著頭部,痛苦的尖叫,但等到阿爾格爾再度起身之時,比起一般男性還要高大多的身材突然變得正常起來。
  
      覆蓋在身上囚服般的衣服搭配正常的身材反倒像是白袍一般,由灰暗變為漆黑的雙翼蒲扇起來,好像要離開這片天地。
  
      “……小心些吧,最后的瘋狂來了……”注視著阿爾格爾的行為,白夜叉艱難的說道。
  
      在白夜叉提醒過后,阿爾格爾尖聲鳴叫,以她為中心世界開始石化,樹木、流水、巖石、生命,范圍內的一切都被石化。
  
      范圍在飛速的蔓延,頃刻已經有數百里的世界盡頭成為石化的世界,阿爾格爾擁有足以讓世界戰栗的恩賜。
  
      東區2105380外門,連接世界盡頭的大門
  
      “……我看到了什么!”一位從foresgaro(森林)魔掌中解放出來的共同體成員,抹著眼睛,不敢置信的說道。
  
      翠綠充滿生機的世界盡頭東區,變為了灰暗的世界,只有最后數千米的地方還維持著綠意。(未完待續。。)
  
      ();
  read3();
  ←→
  read4();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