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的地下城與魔物 > 268
魔法師最高也只能勉強用出高級魔法這是精神力、魔力、魔法的理解力幾方面因素決定的通常還是以中低級魔法應敵的。
  
  魔導士最高能放出導士階魔法不過非常勉強一般都是進階時候用來證明自己實力才用一次平時主要是靠高級魔法和中級魔法吃飯因為太過勉強的使用導士階魔法一是耗費的精神力和魔力太大再有施法時間長施法操控不穩定得不償失。
  
  魔導師也是同理以高級魔法為主偶爾放一兩個導士階魔法至于導師階的嘛不到拼命關頭是不會用的用一次病一次受不了啊。
  
  至于禁咒嘛一般來說不是人干的活兒。
  
  風悠揚以大魔法師的實力放出了導士階魔法而且還是威力加強型足夠他驕傲的了。
  
  雷霆已經懸在頭上了騎士們也被狂戰士控制住了準備工作都搞定了科嘉也下定決心出手了。
  
  一般來說科嘉使用精神呼喝的時候是從來不喊的因為沒有必要不過這會兒為了造勢科嘉用了最大的音量并且控制著只向一個方向。
  
  “凱撒!”
  
  數十次的回音凱撒兩個字不斷的重復交疊形成隆隆震天的聲響。
  
  “出來給一個交代吧!”
  
  畢竟共事一場科嘉也不好把話說得太難聽給凱撒留了幾分面子。
  
  王牌部隊被自己拿下活捉頭頂上致命的威脅科嘉不相信凱撒能夠龜縮不出。
  
  可是五分鐘過去了綠波鎮卻毫無動靜。
  
  “凱撒!”
  
  這一聲已經帶出了濃濃的怒氣科嘉決定在給出五分鐘的時間如果還是這樣沒有回應的話科嘉就不再顧忌直接用雷云風暴拆掉團部會議大廳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風悠揚已經有些吃力了綠波鎮上的烏云已經開始不停的翻滾起來似乎那雷隨時都會劈將下來。
  
  每一個人的心都緊張起來既有對導士階電系魔法的好奇又有對團部的不舍還有就是對凱撒的不滿。一人做事一人當敢作就要有承擔后果的覺悟躲在團里邊拖著團部一起陪葬算什么事兒啊甚至就連那七百被冰封著的騎士都有些不滿了。
  
  從選了這個雷云風暴就可以看出來科嘉并不想真的對團部動手可是姿態作出來了而凱撒又堅決不出來科嘉是騎虎難下這雷還真就得砸下去十分鐘已經是極限了。繼續拖下去科嘉承受不起風悠揚同樣也承受不起。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繃緊了心弦放緩了呼吸生怕一不小心把時間催的快了。
  
  極力壓制著暴亂的魔法風悠揚的臉色已經由白轉紅再由紅轉白經歷了一個輪回了。
  
  科嘉的臉色一點兒都不比風悠揚好看一邊計算著時間一邊還要留意著風悠揚的狀態。
  
  在所有人的凝注中十分鐘到了。
  
  科嘉抬頭邁步伸手隨著這三個動作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真的……真的要……要放么?
  
  “科嘉!”
  
  背后所有的聲音都無法攔住科嘉但是對面傳來的一聲卻讓科嘉即將落下的手停在了空中。
  
  “科嘉!我是西風。”
  
  筆直定在空中的手臂恢復了行動不過卻是斜著落在了一邊。
  
  轟的一聲巨響接著就是密到分不出先后的落雷震響。
  
  天在抖地在顫空氣在嘶喊。
  
  刺眼的雷光讓眼睛里只有白茫茫一片。
  
  震耳的雷鳴讓耳朵里只有隆隆的雷吼。
  
  天地之威魔法之強在這一刻盡顯。
  
  良久雷聲消去電光不見云開霧散。
  
  騎士們慶幸著自己還被封在冰中否則就算再怎么樣這戰馬也是沒有可能在如此威勢的魔法下安穩住運氣不好被掀掉馬下那可就丟人了。
  
  狂戰士們第一次對手中的巨斧失去了信心。
  
  法師們有些個顛狂的意思一直就知道魔法厲害魔法破壞力大可是總沒有一次真正的震撼說魔法高于神術的時候底氣不是很足這之后就不會了魔法真的要比神術恐怖夸張的多。
  
  科嘉呆呆的看著綠波鎮本想借著西風的出現放棄對綠波鎮的打擊隨便找個方向把雷把電放出去就行了可是最終這雷云風暴還是在綠波鎮落下了。
  
  游魚開始回憶當初科嘉放的那個禁咒有沒有這個厲害?感覺上聲勢不足可是破壞力好像要比這個大多了那可是死亡峽谷啊。
  
  西風本來穩健的步伐直接卡住了抬起的腿就沒放下來提在手中的劍也保持著固定的角度。
  
  在魔法結束后的一段時間里所有人都想著各自的心事但有一點是統一的就是都非常的安靜似乎還沒從雷云風暴的震撼中回味過來極度的喧囂之后是極度的靜謐直到……
  
  “藍……頭……救命!”
  
  顫抖微弱的呼救驚醒了科嘉按著聲音找過去原來是雷云風暴的釋放者強大的電系法師風悠揚。
  
  將雷云風暴壓制了十分鐘僅僅是大魔法師級別的風悠揚已經是極限了放完了魔法人也倒了體力、魔力、精神力幾乎全都清倉了不倒才怪。
  
  再說了這么一身的家什它不光加精神力它也加重量啊。其中最讓風悠揚承受堅持不住的就是那滿頭的簪了感覺腦袋就像灌了鉛那個沉啊咕咚一下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
  
  綠波怎么樣了先不管這人才得救啊先來一個源再補上甘霖露也不管之前加持的過沒過時間。
  
  其他人也急忙跑上來七手八腳的往下摘東西裝戴的費事兒這往下拿也不輕松還要顧忌一下傷號就更慢了。
  
  再一番折騰之后衣服、腰帶、項鏈、戒指、手鐲、簪等等全都物歸原主了只剩下一個腳鏈兒科嘉直接把風悠揚交給了那個女孩子收回加上照顧兩不耽誤。
  
  喜的那個女孩眉開眼笑回手找來兩個交好的狂戰士幫忙把人抬回去了腳鏈兒也沒有取下來在大家一臉曖昧的注視下提著法袍的下擺紅著臉跑掉了。
  
  一條腳鏈兒一段兒情緣就看能不能拴得住了。
  
  搞定了這一邊兒西風也到了跟前。
  
  “這是凱撒的佩劍。”
  
  一把漂亮的單手騎士劍劍上還帶著血跡。
  
  “他要我交代你希望你能把炎龍騎士團帶好騎士團的名字隨你改只要別為難那些騎士就好了。”
  
  怎么也沒想到凱撒會這么做帶血的佩劍什么意思?自殺了?炎龍騎士團就這么交在自己的手里了?
  
  “你離的近看到雷劈在哪兒了么?”
  
  相比與凱撒科嘉更關心這個。
  
  “放心好了沒有劈到人也沒怎么傷到建筑。”
  
  “那就好。”
  
  輕易的就把凱撒的去向拋開了無論凱撒是死是活都沒有意義了炎龍騎士團已經落在科嘉的手里再追究也沒有必要了。
  
  說話間騎士們已經解開了冰封一邊安撫著戰馬一邊考慮著未來的去向。
  
  大局已定狂戰士們也就不再盯著這些有可能重新成為團友的騎士不爽歸不爽的逼人太甚的事兒還是不要做的好。
  
  “科嘉……”
  
  伊達經過一段冰封人已經冷靜了下來牽著自己坐騎慢慢的走了過來。
  
  “你和凱撒之間的是是非非我不想問也沒實力問。”
  
  說到這里抬頭看了一眼站在科嘉背后的花憩。
  
  “既然凱撒把騎士團交給了你我也沒什么好說的后面那些騎士都是好樣的你別歧視他們。”
  
  科嘉怎么聽怎么像是交代后事。
  
  “你……要離開?”
  
  “嗯生了這些我不可能留下了希望炎龍騎士團能在你手里恢復過去的輝煌吧。”
  
  說完這一句伊達不再猶豫一翻身上了戰馬用膝蓋碰了碰馬身戰馬邁開步子緩緩離去。
  
  科嘉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么留下伊達。
  
  “還有對花憩好一點。”
  
  “喂……”
  
  科嘉的喊聲被戰馬奔跑的聲音壓了下來伊達一騎遠去。
  
  “老大我們把炎龍騎士團滅掉了那是不是我們就可以叫做屠龍騎士團啦?”
  
  游魚的聲音總是那么及時不過這個提議顯然是犯了眾怒的而且一群法師建立一個騎士團說出去別扭。
  
  更何況哪里還有騎士啊!
  
  伊達走后那七百多個騎士也沒打個招呼就那么各自散去了一個個蕭索的背影看著讓人忍不住的心酸。
  
  上一次跟領主軍的那一場慘厲無比的守城大戰雖然取得了最后的勝利但是綠波鎮的損失相當驚人被反復爭奪的南面城墻遭到了極大的破壞城墻之內數百座房屋被移為平地造成一處數千平米的空地就在這塊兒平地上雙方拼上了八成的精銳從步卒到統帥能上去的都上去了用血流成河來形容一點兒也不過分。
  
  修整需要時間也需要足夠的金幣加上鎮里也需要一塊兒大一些的空地還可以在這里修建一個紀念碑所以這個空地就保留了下來。騎士們訓練的時候也是在這里進行。
  
  雷云風暴的威力剛好全都宣泄在了這里本來已經平整過的石板地面被一道道的怒雷劈得千瘡百孔碎石深坑無處不在一片片龜裂的細痕顯示了當初遭受的攻擊的恐怖斑斑的黑色印記證明了那雷霆的無邊威勢。
  
  南城墻也遭受了不輕的破壞花費了大把金幣剛剛修復的這回還得重新來過看的科嘉好不心痛。
  
  不過在見到會議大廳安然無恙之后科嘉又慶幸起來。想想數百道怒雷就在這上面懸著足足十多分鐘這萬一風悠揚一個疏忽眼神一錯手一哆嗦嘴皮子一顫那可就全完了。
  
  人家玩火就已經很過分了自己這回更囂張居然找了一群人在那兒玩雷。炸了城墻還是好的這要是炸了居民區科嘉都不好意思進來了。
  
  回頭一定要好好獎勵一下風悠揚嗯……就把那個愛紅臉的小女孩獎給他好了哈哈!
  
  早上離開的晚上就回來了除了凱撒不見了騎士們都跑了城墻炸了一段兒其他的一切正常科嘉打大家回去休息一下有什么事兒留待明天再議。
  
  科嘉回去當初自己的房間里邊什么也沒變而且看的出來一直都有打掃明窗凈幾可以說比科嘉住在這里時還要干凈的多。
  
  科嘉知道這不是花憩做的花憩永遠都是一副慵懶的樣子像這種事兒是不會做的。
  
  “知道是誰么?”
  
  “還不是那些仰慕你的小丫頭。”
  
  帶著些許的醋意聲音別有一番味道。
  
  “那你……”
  
  “放心了我搬到隔壁了晚上不賴在你這兒。”
  
  “哦。”
  
  除了一個哦科嘉不知道還能說些什么。
  
  “不過……”
  
  “啊?”
  
  把剛放下的心馬上重新拎起來。
  
  “要是我心情不好或者心情大好的話。”
  
  淺紫色的眸子轉了一下顯露出少有俏皮。
  
  “我都會來這里放松一下可不許推的。”
  
  “呃……”
  
  “就著定了晚安!”
  
  推門關門再到隔壁推門關門科嘉還沒有反應過來。
  
  綠波鎮換了主人炎龍騎士團被除名這一個消息在這個晚上在科嘉思緒萬千難以入眠的時候飛快的傳向雪域的每一個角落科嘉這個傳奇的名字再一次響徹雪域大地。
  
  次日清晨離開綠波鎮許久的小寒趕了回來對于昨天的變故小寒已經有所了解對于其他人的詢問和試探小寒沒有表態只表示會參加中午的會議之后就回去自己的房間了。
  
  之所以把會議定在中午就是為了等待小寒。通過幾次接觸與合作對小寒的能力科嘉非常看重加上前一段時間小寒的表現可以證明他對凱撒的不滿那么自己上位了小寒應該就會出來幫忙畢竟這個騎士團有他不可磨滅的功績在里邊。
  
  科嘉還沒有小寒在團里的時間長就已經割舍不下簡簡單單的復仇行動弄得前顧后盼一點兒也不爽快以己度人科嘉不相信小寒會不在意團里的大變。
  
  西風從昨天就表明了態度對于科嘉的上位他是支持的因為科嘉曾經頂著壓力為他說話理解他做法在他最低迷的時候給與真誠的幫助。
  
  可惜伊達離開了最后的那一句話讓科嘉大致猜出了一些原因一個讓科嘉哭笑不得的原因。
  
  本來應該鼎力支持的火舞一直沒見蹤影不過好在她帶的人沒讓科嘉失望八百多狂戰士一個沒落。
  
  經過花憩的提醒科嘉把一些人參加的會議改為在南城墻廣場上公開進行讓團員們都能參加給大家一個定心丸讓所有人都能了解事情的前后因由一些細節之后在回來談也不遲。
  
  平整廣場的任務就交給土系法師們了在文章的帶領下僅用了一個上午就搞定了專業人士就是優勢。
  
  炎龍騎士團一萬一千四百多人綠波鎮六千四百人鐵木堡五千人。
  
  精銳好老團員都在綠波新人多數被分到了鐵木堡。科嘉拿下了綠波鎮鐵木堡還沒定下來不過應該問題不大。
  
  一個晚上加上一個上午是科嘉留出的緩沖時間給大家一個思考的選擇的機會留下或是離開。
  
  到中午集合的時候科嘉只看到了不足三百名騎士一個新人都沒有這三百還多是那一次科嘉指揮突擊領主軍的樸刀盾陣時的騎士出于對騎士團的不舍加上科嘉不錯的人格信譽他們頂著壓力留了下來其他一千騎士是在清晨離開的正好與同一時間趕回來的小寒錯身而過。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