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回到唐朝做首富 > 第六章 西行紀

第六章 西行紀


      鳳翔府的軍營外,一副喧鬧的場景,突厥人,漢人,高麗人,契丹人,渤海人,這支由自四面八方的冒險家組成的軍隊,馬上就要踏上征程了。
  
      刀劍鎧甲,火炮彈藥,牛馬橐駝,等候在軍門之外,從鼻子里是不是呼出白氣來。
  
      天上孤零零的小雪花,緩緩地落在黃土上,一層又一層,疊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原。
  
      何明遠穿著狐裘,在營帳里收拾著自己的物品。
  
      “地圖,通關文書,望遠鏡,這是什么……”
  
      他拿起那小瓶子聞了聞,想起來了,是江仲遜送給他的五石散,猶豫了片刻,還是放在了包袱里。
  
      走出營門,看著獵獵作響的軍旗,他指了指說道“把這旗子摘下來,都收拾好了嗎?”
  
      “回稟將軍,都收拾好了。”
  
      “收拾好了,那就啟程吧!”
  
      何明遠站在原地,向長安的方向望去,采薇和老崔的印象立刻浮現在腦海中,她們的笑聲,歡樂聲,不知何時才能再次聽到。
  
      新的征程悄然開始,但這次與以往不同,等待他的也有可能是這次旅行的結束。
  
      他緊緊握著自己手中的鞭子,轉身離去。
  
      ……
  
      ……
  
      秦隴之西,戶口漸少,涼州已往,沙磧悠然。
  
      韋湊短短的幾句話道出了大唐與西域之間脆弱的連接。
  
      走在這荒涼的土地上,何明遠才體會到開拓的艱難,他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漢武帝不為后世儒生所尊崇了,僅供一千人上路,物資已經是浩浩蕩蕩了,更別說出動一萬人,十萬人,越過沙漠,去萬里之外,攻打大宛。
  
      匈奴的血流盡了,大漢的血也流盡了。
  
      在這條道路上,只有三種人,士兵,商賈和傳教士。
  
      只有在強大的物質追求和精神追求下,才有勇氣踏上這條九死一生的道路。
  
      他們像玄奘一樣,像祖輩一樣,追求著自己想要的東西。
  
      想要多少收入就得多少付出,這一點大致來講是不錯的。
  
      他們的隊伍,沿著絲路行進,從鳳翔出發,經蘭州,武威,酒泉,到敦煌,這是前面的三千里,走到這里已經是看不到什么人了,這里是大唐與西域的分水嶺,走出這里,往西就真的沒人了。
  
      出陽關,越沙漠,走北線到焉耆都督府,再到龜茲城,這是后半段,又是三千里。
  
      六千里征程,走了兩個多月,在沙暴和冰雪的夾擊之下,死了幾個兄弟,但他們并沒有什么辦法,只能對著蒼天,大罵一句,然后將同袍埋葬,繼續趕路。
  
      最艱難的那段路就是從陽關到蒲昌海(羅布泊)的路程,在這個人煙斷絕地方,埋葬一千人簡直綽綽有余。
  
      可只要來到羅布泊,就好多了,當時的羅布泊還沒有與塔里木斷開連接,在這個地方,看到水基本就解決了一半問題,剩下的只要默啜可汗沒腦子發熱,突然來個大舉入侵,他們就能安安穩穩地走完這段路。
  
      黃沙漫漫,碧空如洗,河水似利刃在土黃色的大地上劈去,這怪物像某局要求的那樣,綠色鮮血四處流淌,與他的肌膚形成鮮明對比。
  
      綠色的胡楊林,映在澄澈的水中,仿佛置身仙境,為了汲取更多水分,他們的努力化作了一沓沓蜂窩狀的淚水。
  
      只可惜不是秋天,不然,以枯槁之身,攜手大漠蒼涼,又是一副攝影作品。
  
      何明遠和他的士兵,以及驢馬駱駝一起,投身河水之中,享受著這愜意的時刻。
  
      看著水鏡中自己下巴上濃密的大胡子,簡直判若兩人。
  
      再看看身邊的江仲遜和高仙芝,也都胡子拉碴的,不過,并沒有像他這么茂盛。
  
      他們各自把水囊放入了河里,注滿了水,放在了駱駝上。
  
      “還有多遠?”何明遠問。
  
      朝廷派來的向導望著四周一瞟,不假思索的說道“再走幾天就到了。”
  
      這個行走的gps根本就看不上地圖這種東西,在大漠中穿行似乎全靠本能,用鼻子一嗅,就知道往東還是往西,打眼一看,就知道下一個地點的距離。
  
      在他的指揮下,隊伍離開他們賴以生存的大河,向北而去。
  
      ……
  
      夕陽西沉,血色光芒鋪滿了整個大地。
  
      何明遠坐在駱駝上,一晃一晃的走著,只見遠處有一個黑影向著自己這邊移動。
  
      “嗒嗒嗒……”
  
      一隊騎兵來到何明遠面前,為首那人拱手道“奉都護之命,前來為何郎中引路。”
  
      “請!”
  
      騎兵列在兩旁,手中的旌旗迎風而動。
  
      看到這幅場景,眾人無不露出了興奮的神情,走了兩個月,終于可以歇息一下了。
  
      何明遠看了看天上的太陽,喊道“兄弟們,加快速度,趕在天黑前,抵達安西城,咱們進了城就能喝酒,吃肉了!”
  
      “哦嗬!”
  
      長久的跋涉,使得他們忘記了安逸是什么感覺,無限美好的暢想,突然爆發。
  
      此時此刻,他們最想干的,就是吃飽喝足,洗個熱水澡,然后摟著娘們好好睡一覺。
  
      兩個月,一個個的,眼都綠了,以至于他們看何明遠的眼神都變得有些奇怪。
  
      從遠至近,突兀的黑點漸漸明顯,龜茲城也不大,方圓數里而已,畢竟城越大越難守。
  
      城池周圍遍布田壟,本地居民穿著雜彩圓領袍,帶著幞頭,與長安沒什么不同。
  
      唯一的區別可能就是他們不留發,頭發只留到脖子的位置,就像民國電視劇里那些剪了辮子的士紳。
  
      牛羊在牧人的驅使下小跑著城里走去。
  
      看著他們的到來,本地居民并不意外。
  
      自從天后收復四鎮以來,唐軍就取代了他們的大王,成為了這里的主人,只是他們與往常的那些唐軍似有不同,唐軍從來沒帶過這么多的鐵疙瘩。
  
      城門守衛全副武裝,查看了一眼何明遠的通關文書,拱手做禮“見過何郎中。”
  
      然后揮手道“關內的兄弟們,可以進城了!”
  
      一聲令下,一千多人的隊伍,浩浩蕩蕩,牽著騾馬,急不可耐地開進了安西城。
  
      ……
  
      ……
  
      。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