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履江湖 > 第九章 傻小子

第九章 傻小子


      比起即使脫了衣服仍然笨手笨腳的宋玉來,陳瓊的動手能力就不是一般的強了。,別說他的身體里住著一個工科生的靈魂,單說他能把劍術練到出神入化的程度,就說明他有一雙靈巧的手,至少對于搭炕這種事來說,這雙手是相當勝任的。
  
      所以在宋玉把自己的衣服弄臟之后不久,陳瓊竹屋里的火炕就已經修成了。陳瓊直接用竹片代替鋼筋定形,外面包裹軟泥,很容易就完成了整個工作。
  
      因為還需要生火烘干,所以這個空心坑暫時不能用,不過看著從火炕尾部排出的淡淡煙霧,就算宋玉這種外行也能猜到陳瓊的火炕應該是成功了。
  
      雖然沒辦法睡到陳瓊的火炕,不過宋玉借著幫忙的機會還是進入了陳瓊的竹屋,然后他大為驚訝地發現,陳瓊這間竹層的面積雖然不大,但是設計極為精巧,不過空間結構復雜,而且房間內桌椅床鋪的設計也極為精巧,充滿了各種奇思妙想。
  
      陳瓊的火爐建在屋子外面,搭好炕后,他去外面生起火來烘干火炕,同時用一個陶罐燒水。再回到竹屋里時,發現宋玉正在擺弄掛在窗邊的竹桌。
  
      因為竹屋的面積不大,所以陳瓊的設計風格偏重緊湊,最占地方的床和桌子都是可以收起來的那種,不過區別是竹床是吊在屋頂的,起床之后直接拉高,靠窗的竹桌則用藤條把一側桌邊綁在窗下,平時放倒在窗下,使用的時候掀起來用一根竹子支住。
  
      宋玉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簡單實用的設計方式,覺得自己簡直推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站在桌邊一會把它支起來,一會又把它放下去,折騰得不亦樂乎,連陳瓊進來都沒看到。,
  
      陳瓊站在門邊看了一會,很無奈地問道:“好玩嗎?”
  
      宋玉“嗯”了一聲,然后才想起來自己正在玩的是人家的桌子,連忙放開竹桌,向陳瓊笑道:“一時忘形,陳兄莫怪。”
  
      “沒事。”陳瓊說道:“赤子之心嘛。不過你不去洗洗嗎?”
  
      宋玉出門的時候穿的是長衫,剛才跟著陳瓊和泥的時候已經把長衫脫了,學陳瓊一樣把褲管挽起來,光著一雙腳。好在陳瓊自己也不是赤腳大仙,他在干活之前就已經清理過竹屋四周的地面,就算宋玉細皮嫩肉,也不至于不小心被什么東西刺破腳掌。
  
      可惜宋玉的動手能力實在不怎么樣,雖然裝備和陳瓊差不多,但是成績就差得遠了,基本上沒幫到什么忙,唯一值得自豪的就是也沒怎么添亂。
  
      他干的活雖然不多,但是卻弄得周身上下到處是泥,和干完活之后除了手腳之外依然整治干爽的陳瓊比起來,倒好像他才是那個真正干活的人。
  
      直到陳瓊提醒,他才意識到自己還粘了滿腳的黃泥,這個時候腳上的泥都已經半干了,倒是不用再怕扎腳。
  
      陳瓊帶著宋玉轉到屋后的小溪邊洗漱的時候,出去接應牛車的喬木也帶著書僮回來了。因為陳瓊的竹屋沒有路,牛車過不來,所以喬木讓那個引路的農人留在樹林外看守牛車,自己和書僮帶著裝有宋玉衣物的包裹走過來。
  
      看到自家公子滿身黃泥,書僮嚇了一跳,連忙跑過來伺候,心想難道這自己家公子這是跑到泥地里跟妖精打架去了嗎?
  
      陳瓊選擇在這個地方建造竹屋,主要就是因為這里有一條小溪流過,雖然水面不寬,但是溪水清澈,而且流速也很快,用水方便。他自己生n潔,當然希望住得離水近一點。
  
      宋玉來到小溪邊之后,卻不忙洗漱,指著溪水旁邊一個用竹子圍起來的單間問道:“彼處可為溷軒?”
  
      帶他過來的陳瓊一愣,心想“溷軒”是啥玩意?不過既然宋玉對這個建筑物表現出了好奇心,他就帶著宋玉走了過去。
  
      宋玉本來以為那是陳瓊建的廁所,正奇怪為何沒有臭味,結果陳瓊拉開青竹制成的隔門,宋玉這才發現里面并沒有蹲位,倒是頭頂上有一個大大的木桶,從木桶里還伸出一截竹筒。
  
      “這是洗澡的地方。”陳瓊解釋道。
  
      小溪的水量不夠,驅動不了水車,所以他在溪邊造了個人力翻車,用人力轉動后,綁在翻車上的竹筒會把溪水送到高處的木桶里,想要洗澡的時候,只要拔掉竹筒上的塞子,木桶里的水就會流下來。
  
      宋玉聽得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洗澡方式,頓時對陳瓊肅然起敬,拱手稱贊道:“陳兄妙想,令人驚嘆。”
  
      陳瓊擺了擺手,終于想起來剛才宋玉說的“溷軒”很可能是指廁所,向遠處一指說道:“你要方便的話,可往那邊去。”
  
      除了淋浴間,陳瓊當然也建了廁所,反正只有他一個人用,沒必要污染水源,所以他建的是旱廁,盡可能離竹屋遠一點,有樹木遮擋,所以宋玉看不見。
  
      宋玉見獵心喜,其實是很想試試陳瓊這個所謂的淋浴效果怎么樣,不過到底還有一些世家子弟的矜持,并沒有真提出來,想著可以回家之后建一個再試。
  
      他在書僮的服侍下用溪水清洗了一下手足臉面,也沒換衣服,直接搓掉了衣服上干涸的黃泥,倒也看不出明顯的污漬。
  
      陳瓊也在旁邊洗干凈了雙腳,換上了一雙拖鞋。
  
      這個時代其實也有拖鞋,叫做木屐,在陳瓊看來就是木底的人字拖。不過陳瓊嫌棄那玩意只能用兩個腳趾夾住鞋子,實在太不跟腳,所以給自己制造的這雙鞋使用的是前世普通拖鞋的外型,鞋底也不是木制,而是用獸毛編成細繩后串在一起的竹片,圓弧形的表面向上,踩在腳下涼爽光滑,很是舒服。
  
      宋玉見了,好奇心又起。他不敢盯著陳瓊的赤足看,便想借“竹屐”一觀。陳瓊已經洗過腳,不想再踩在地上,于是回到屋子里把自己備用的一雙拖鞋送給了宋玉。
  
      宋玉也不見外,立刻就套在了腳上,雖然腳比鞋大了一點,但是陳瓊用來做鞋面綁帶的獸筋本來就有彈性,倒也能穿得進去。
  
      宋玉穿著竹底拖鞋走了幾步,覺得非常舒服,對陳瓊的心靈手巧更加敬佩,由衷贊道:“莫非天下與陳兄同名同姓者都聰慧若此?”
  
      陳瓊看著他很遺憾地搖了搖頭,心想你就算改成我的名也是個傻小子。11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