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宇宙流浪生涯 > 57 來到玉湖城

57 來到玉湖城


  而后方跑也觀察過成小的情況,似乎真的如她所說,沒有在出現什么毛病。至于之前的那個暈倒,成小沒有透露,方跑等人也就不好詢問。便一直這樣,直到玉湖城。
  玉湖城是玉湖星球的都城,高聳入云的鋼鐵城墻上。架著威力強大的大炮,太陽已經重新出來了。在陽光的照射下,漆黑的炮口閃著寒光,然人看了一眼后,就望而生畏。就單單憑這些炮,就足以抵抗一般的敵人。
  還有這鋼鐵鑄成的城墻,想要打開不是那么容易。總之,要想靠武力攻破玉湖城,非常的難。除非有壓倒性的實力,但一般有這種事情的勢力,不屑于攻打玉湖城。所以說,玉湖城在玉湖星球,可謂是固若金湯。
  遨游號停靠在城門前,上面立馬就有守衛喊道:“來者何人,速速報上名來!”
  與此同時,城墻上的若干大炮,齊刷刷的對準備遨游號。黑漆漆的炮口,要是方跑等人稍微有點反動跡象,里面就會毫不留情的飛出炮彈。
  方跑說道:“我們星主邀請來的。”
  守城將軍站在城門上,附身看著遨游號,說道:“這艘戰艦不是玉湖星球的的,它的戰力遠超玉湖星球最厲害的戰艦。”
  一旁的守衛說:“他說他們是星主邀請來的,莫非是拯救太陽的英雄?”
  將軍點點頭,說:“很有可能,你在多問問。畢竟這艘戰艦要開進城內肆意破壞的話,會鬧出不小的動靜,要謹慎一些。”
  守衛立馬再次問道:“有什么證明,沒有證明,我們是不會輕易開門的。”
  聽守衛這么一說,方跑嘴角一挑。還真是謹慎啊,明明是他們要求,卻把自己堵在城門外。這一點,方跑很不爽,明知道自己要來,卻不做好迎接的準備。再不濟,就算沒有迎接的準備,總的給守門的通知一下吧。
  總之,方跑現在很不爽。對于星主第一印象,立馬就不好了。
  成小說:“讓我來吧,他們應該認識我。”
  方跑點頭,退到了一邊。
  成小說道:“我是依拉斯草原的公主,我的父親派我帶領這些英雄過來。”
  守衛定睛一看,覺得成小有點眼熟,貌似是依拉斯草原的公主。但一時間拿不定注意,搖了搖腦袋,對著身后的將軍說:“有一個女人,自稱依拉斯草原的公主。”
  將軍走到城墻邊,附身看去。
  “沒錯,她就是意思啦草原的公主。速開城門,迎接公主和英雄的到來!”
  將軍雖然上了年歲,眼睛有點花了。但一眼就認出了成小是依拉斯草原的公主,有了公主引路,那方跑等人的身份就沒跑了。拯救太陽的英雄,將軍可怠慢不得。連忙打開了城門,讓方跑等人進來。
  方跑駕駛遨游號,駛入了城門。
  城內是另一番景象,里面高樓林立,但此時。街道兩邊站滿了人,手中拿著五彩斑斕的小旗子,貌似是在歡迎方跑等人。
  方跑看見這個后,立馬就露出了笑容。看來他們還是有所準備的,只是在城門時。面對未知戰艦,有所戒備罷了。既然這樣,方跑也就沒有生氣。畢竟他堂堂七尺男兒,怎會是小肚雞腸的人。
  進入城內后,將軍連忙下了城墻。在街道上迎面歡迎方跑等人,遨游號緩緩停下。方跑等人下來了,將軍看著方跑歲數不大,說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方跑有些納悶,他們沒有吃千語丸,怎么能聽的懂自己說話。但看了看他們耳朵上戴的耳麥后,立馬就明白了。那個東西是即時翻譯器,方跑等人說的話立馬就會翻譯成他們聽得懂。
  千語丸一經推出后,這個東西將是勁敵。這些都是后話,先不談。
  將軍緊握方跑的手,說:“我叫飛檢,是守城將軍。星主早就通知我你們要到來,沒想到這么快就來了。剛才是我眼拙,還請原諒。”
  方跑沒有不悅的意思,說:“我叫方跑,剛才是你們守城應該做的,你做的很好。”
  飛檢見方跑沒有怪罪他的意思,擔憂的臉色恢復了正常,說:“既然這樣,事不宜遲,現在我就帶你們去見星主。”
  見星主是方跑等人此行的目的,自然沒有拒絕。方跑也很想看看,玉湖星球的星主是什么樣的一個人。去見星主前,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就是停戰艦。
  飛檢安排一個小兵,帶領方跑等人到了一處空曠的廣場,戰艦就停在那里。然后又有幾輛懸浮在空中豪華轎車,方跑等人坐了上去。
  方跑和飛檢坐在一起,成小和趙欣坐在一起,陳龍因為體格問題,一個人坐一輛。就這樣,三輛豪華轎車飛向玉湖城正中。
  看著窗戶外的玉湖城風景,高樓林立,科技水平超高。各種無人列車,送貨車,在街道上有條不許的飛著。干凈的街道上,看不到一絲灰塵。栽種的樹木,系統控制自動澆水。玉湖城,也是一個超智能大型城市。城市中的每一處,都透露著科技,讓方跑感到新奇。
  和地球一比,雖然地球也有智能城市。比如紐約,全球最大超智能城市。但和玉湖城一比,就有點不夠看了。地球要是沒遭受災難,就以紐約為例子,想發展成玉湖城這個樣子,起碼要二三十年。總而言之,地球雖不及玉湖星球,但也沒落后太多。
  在方跑身邊的飛檢,見方跑對玉湖城街道很暗興趣,還以為他沒見過這樣街道。但仔細一想,能進入太陽內部,那方跑所在的星球文明等級比玉湖星球,只高不低。
  飛檢咽了一口氣,說:“街道配置很一般,讓你見笑了。”
  方跑淡淡一笑,他也明白了飛檢的意思。他這個笑,完全就是自嘲。算了,也沒有多做解釋,說道:“其實也不錯。”
  飛檢試探性的問道:“不知方兄弟是來自什么星球?”。
  方跑沒有絲毫隱晦,直接說道:“地球。”
  飛檢自認雖不是學識淵博,但整個星系的星球,也知道了七七八八。但從未聽說地球,皺起眉頭,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說是好。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