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宇宙流浪生涯 > 69給狗吃的糧食

69給狗吃的糧食


  兩人漫步回到各自的房間,方跑回去后。直接就鉆進了被子里面睡覺,困意席卷而來,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趙欣回到房間后,把身上披著的衣服取了下來。上面有一股淡淡的汗味,但趙欣穿久了之后,又有一股清香。看著這件衣服,趙欣會心一笑。將它疊好放在一邊,然后躺在床上。胡思亂想了好一陣,才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方跑早早地就起床了。
  成小和陳龍兩人,還是和以前,并沒有什么不同。
  陳龍見方跑起來了,立馬說道:“大哥,過來坐,早飯已經準備好了。”
  方跑摸著肚子,正好有點餓了。便坐在桌子邊,此時,趙欣也過來了。
  臉上帶著笑意,對陳龍,成小兩人說道:“恭喜啊。”
  唯獨不見婉兒,方跑有些疑惑。
  趙欣說道:“估計還在睡懶覺,我去叫叫她。”
  沒一會,趙欣帶著婉兒過來了。眾人圍坐在桌邊,吃著早飯。吃到一半的時候,成波叫成小過去。成小離開一兩分鐘后,成波出現在餐桌前。
  方跑不解問:“你不是讓成小過去,怎么……”
  成波解釋剛才那么做,就是想支開成小,他有一些事情要告訴方跑等人。方跑等人停止了吃飯,都聽成波說話。
  成波說:“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關于成小的身世。我不是他的親生父親,我甚至連她的父母是誰都不知道。”
  陳龍聽見后,頗為疑惑,問:“怎么回事?”
  成波晃了晃手,讓陳龍稍安勿躁,然后開始了講述。
  “那是一個冬天,氣溫低到嚇人。在外面上廁所,都得一邊抖動一邊放水,不然準會凍住。某個早晨,太陽從地平線升起,氣溫有了回升。我帶領草原最強壯的男人出去打獵,為草原儲備糧食。但就是這個平常的打獵,遭遇了不同尋常的事情。那天,我們才到草原上。就遇見了一群狼,它們將我們團團圍住,卻沒有傷害我們。就在我們疑惑時,一頭金色毛發的狼王走了出來,口中叼著一個嬰兒。它漫步走到了我的面前,將嬰兒遞給了我。然后轉身就離開了,群狼也跟著離開。我看著那個嬰兒,體型瘦小,不像是草原人。便將她帶了回來,取名成小。”
  方跑聽完后,不免有些震驚。成小是被狼交給成波的,那這只狼又是從那里叼來的成波。
  成波小聲說:“這個事情,我一直都被告訴成小。有人猜測,是那群狼傷害了成小的父母,但見成小還是個小孩就沒忍心傷害。”
  方跑點頭,說:“我們不會告訴成小的。”
  成波搖頭,說:“該告訴還得告訴,只是我不方便說。她現在還以為是我撿來的,這件事情就拜托你們了。”
  陳龍也頗為震驚,成小的身世居然如此神秘。
  他緊接著問道:“還能找到那頭狼嗎?”
  成波搖頭,說:“我曾經也試圖尋找,但一無所獲。”然后又補充道:“我不相信是狼傷害了小小的父母。”
  “為什么?”趙欣問道。
  成波說:“那只金色巨狼將稱成小給我時,臉上有祈求的神色。而后轉身離開時,還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我。第三天早上,我們部落的廣場上,憑空出現了很多動物尸體,無一例外,每個動物尸體上都有狼的牙印。那個寒冷的冬天,我們就是靠那些肉渡過的。”
  成波這么一說,整件事情更加的匪夷所思,充滿了神話色彩。
  眾人說話時,沒有發現。
  在房屋的角落,成小不知何時在那里。剛才所說的一切,她都聽見了。此時眼神黯淡,但沒有其它反應。
  方跑開口,道:“總之這件事情還是先不要告訴小小,得找到一個何時的時機,才能告知。”
  成波點頭,說:“小小的安全,以后就麻煩你們了。”
  陳龍收拾好心情,拍著胸脯,說道:“成首領,你就你放心吧,有我幫助小小,絕對沒有事。”
  婉兒糾正道:“應該叫爸爸了。”
  眾人一聽,都是哈哈一笑。
  早飯過后,成小才回來了。臉上沒有任何異樣的表情,似乎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看見了成波在厚,還十分驚訝的問道:“爸,你怎么在這?”
  成波說道:“剛才等半天沒來,我就過來了。干脆就在這里等了。”
  成小“哦”了一聲,就坐了下來,問:“那你找我什么事?”
  成波語重心長的說道:“出去后照顧好自己。”
  陳龍此時說道:“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小小的。”
  又在依斯拉草原停留了幾個小時,一直到了中午十分。天空的太陽照的猛烈,成波指著太陽,說道:“多虧了你們,你們是依斯拉草原的英雄。我們會將你們寫入歷史,依斯拉草原的人民會永遠記住你們。”
  方跑沒有想到,成波這么客氣。
  后來,方跑等人最后。成波立即派人將方跑等人的事跡寫進了歷史,其大意是這樣的。
  “太陽熄滅了,整個玉湖星球一片死寂。人們看不到希望,一雙眼睛里面只有黑暗。就在這時,來自遙遠的地球三位勇士。義無反顧的冒著生命危險,拯救了太陽,讓玉湖星球重現光明,讓依斯拉草原重獲希望。他們是當之無愧的英雄,依斯拉草原的人們應該永遠記住他們!”
  這段激情澎湃的語段,也是方跑在很久以后無意間看見的。這些都是后話,先不說。
  言歸正傳。
  方跑一行人回到了遨游號,成波帶領著很多人來送別他們。
  令噠:“還是五秒升空。”
  成小站在窗前,看著熟悉的草原五秒過后,這個草原逐漸遠去。她的眼角有了一絲淚水,但立馬被擦得干干凈凈。
  陳龍摟著成小的肩膀,說:“別傷心了,我們以后還會回來的。”
  成小甜蜜的點了點頭,靠在了陳龍身上,說:“你以后要對我好。”
  看著陳龍,成小兩人。方跑摸著腦袋,只覺頭發。
  一旁的趙欣捂著嘴,笑道:“以后狗糧有的吃了。”。
  婉兒不知道狗糧是什么意思,好奇的說道:“給狗吃的糧食,欣姐姐你也吃嗎?”
  聽見這一句,方跑哈哈大笑。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