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宇宙流浪生涯 > 95奧胸達帝國危機解除

95奧胸達帝國危機解除

西部和南部兩個片區的戰斗還在繼續,但也只是一些收尾工作。他們那里魔龍的數量,比東部和北部就要少上很多。
  
  大概是兩天后,天空一片放晴。整個奧胸達帝國的天空,好久沒出現這么晴朗的天氣了。這難得的好天氣,西南兩個戰區也順利結束了戰事。
  
  今天,整個奧胸達帝國的魔物。在此時,都全部消滅了。從此,整個奧胸達帝國的安危,此時都已經穩定了下來。
  
  尼索斯等人也已經凱旋而歸,身上多多少少都有點傷勢。但并沒有大礙,他們回來后,高興的說道:“我們消滅了所有的魔龍。”
  
  看見了方跑之后,尼索斯連忙走了過來,認真的看了看方跑,說:“方兄弟,你沒事吧。我們聽說你的英勇事跡,實在是太厲害了。”
  
  尼索斯對方跑的敬佩之情,猶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要是以前,他只是感激方跑。
  
  但自從奧胸達帝國這件事情后,方跑在尼索斯心中的形象,已經完全改變了。他能為不是自己的國家,星球而戰,心里就懷著大意。這種大意,在弱肉強食的宇宙是極其珍貴的。
  
  所以,尼索斯是被方跑這種精神影響到的。
  
  方跑看著尼索斯,問道:“內丹的事情怎么樣了?”
  
  尼索斯點頭,說:“這件事情你就放心吧,我們一共收獲了二百多枚內丹。”
  
  聽尼索斯這么一說,就可以確定西南兩方的魔龍真的不是很多。
  
  但兩百多枚內丹也是一筆不朽的財富,尼索斯將這些內丹全部都交給了方跑,說:“方兄弟,都交給你保管,到時候一起交給星系拍賣場。”
  
  方跑自然不會客氣,這東西當然是越多越好,傻子才會覺得多呢。
  
  都回來之后,付杜麗又召開了一次盛大的朝議。
  
  方跑,陳龍,趙欣,尼索斯等人。除了婉兒在照顧生病的成小,都到了大殿。
  
  店內,還有一些其它大官,此時臉上都是喜氣洋洋的模樣。因為魔龍終于被擊敗了,奧胸達帝國終于見到了曙光。
  
  此時不慶祝,什么時候才慶祝。
  
  大殿內,此時擺滿了佳肴。方跑等人坐在了最前面,陳龍看著面前的菜肴。但此時也沒有了胃口,因為成小的病情,已經到了不能拖的時候。
  
  方跑在一旁安慰道:“星系拍賣場是一個寶貝匯聚的地方,到時候在認真的找找寶貝,看能不能根治成小的病情。”
  
  陳龍點頭,不想再讓方跑替他擔心,露出笑容說:“肯定沒事。”
  
  說這句話時,陳龍故作堅強的模樣,讓方跑心里也不好受。
  
  就在此時,坐在寶座的付杜麗開口了,說:“經過再三的思考,我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賦予方跑戰神稱號。另外,參加過剿魔大戰的將軍,都賦予榮譽將軍的稱號。”
  
  這等決定,讓方跑都感到意外。戰神稱號,那是什么稱號,方跑不清楚。但他知道,這個稱號一定很珍貴。
  
  不然,付杜麗不會賦予榮譽將軍后,又賦予戰神的稱號。
  
  方跑不知,但來的大臣可都知道。
  
  這戰神的稱號,自奧胸達帝國開國以來。這個稱號就只有三個人獲得過,這三個人,無一例外都是奧胸達帝國本國的居民。
  
  而且三人獲得戰神的稱號,都是在帝國危在旦夕,即將滅國時,力挽狂瀾拯救了帝國。
  
  這個稱號,是無比神圣的。
  
  現如今,被方跑獲得了。但沒有人不服,有意見。因為魔龍的事情,絕對是近幾百年最嚴重的事情。
  
  雖然還沒有滅國,但沒有方跑的出現。付杜麗早就死在那群山匪手中,那里還能求得援兵。
  
  在結合方跑的戰斗實際,北部戰區的跟奮勇殺敵,東部戰區的智殺魔龍。這兩個戰績,足以配得上戰神這個稱號。
  
  要是沒有方跑等人,奧胸達離真正的滅國也就不遠了。
  
  方跑站了起來,雖然他很不想接受這份功勛。但看見周圍人敬佩的目光,把說到嘴邊的話吞進了肚子,轉而說道:“多謝王后陛下。”
  
  付杜麗點頭,說:“方將軍入座吧。”
  
  方跑坐下之后,整個宴席繼續舉行。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容,大戰后的奧胸達帝國沒有頹廢,明天一定會更加燦爛。
  
  宴會一直持續到深夜才結束,方跑喝的有點多了,迷迷糊糊的回到了房間內。接著,便兩眼一抹黑,昏睡過去。
  
  注:有人問士兵為什么能聽懂方跑說的話,是不是吃了千語丸。不是這樣的,千語丸還在改良,奧胸達的士兵之所以能聽懂方跑是的話,是因為他們身穿的戰甲,已經安置了內部及時翻譯器。(強行解釋,最為致命。)
  
  太陽初生,整個奧胸達帝國迎來了勝利后的第一個太陽,是那么的溫暖,那么的舒服。
  
  方跑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睜開惺忪的雙眼,說道:“真舒服!”
  
  這幾天打戰,已經徹底消耗了方跑的精神。像今天睡得這么爽快,已經是好久沒有的事情了。
  
  見窗外陽光明媚,方跑心情十分愉快。穿好衣服后,打開了房門。
  
  婉兒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一頭撞進了方跑的壞了。
  
  方跑用手穩住婉兒的身子,說道:“跑這么快做什么?”
  
  婉兒說道:“小小姐,小小姐,她……”
  
  還沒說完,方跑著急問道:“小小怎么了?”
  
  婉兒搖頭,說:“你聽我說完,小小姐她沒事。現在已經好了,醫生也已經看過了,恢復的還不錯,絕癥也得到了控制。”
  
  聽婉兒這么一說,方跑才放心下來。用手刮了刮婉兒的鼻子,說:“下一次別這樣。”
  
  婉兒鼓著嘴巴,小聲嘀咕道:“明明就是你自己著急,沒有聽我說完。”
  
  兩人相識一笑,沒有再說下去。一同向小小的房間走去,沒一會,就到了房間內。
  
  房間里面就只有陳龍,小小躺在床上。臉色還十分虛弱,但相較于前些日子,的確好了不少。。
  
  陳龍見方跑來了,站起身來,問:“老大,你怎么來了。”
  
  方跑露出淡淡笑容,說:“小小妹妹好了,我自然要來看望一下。”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