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宇宙流浪生涯 > 104兩個機器人

104兩個機器人

請微信搜索“看書神站”防丟失,點關注不迷路!
  
  離開香城近40日,宋硯終于回來了。[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正所謂小別勝新婚,一回到香城,宋硯就直奔沙巖玉飾店找韓莎,他沒有提前告知她,他已經回來,他想要給她一個驚喜。
  
  沙巖玉飾店外。
  
  鋪滿了鮮艷的玫瑰花,并組成了一串英文字母lvy。
  
  在鮮花的后面則站在一個手捧嬌艷鮮花高大帥氣,身穿一身高級白西裝的青年男子,落后男子一步則站著十名身穿黑色西裝的帥氣青年。
  
  在他們之后,則是十一輛清一色的白色豪車。
  
  稍微有點見識的人看到這一幕,都會想到求婚或者求愛,加上這里又是繁華地段,因此,周圍聚集了許多看熱鬧的人,除此外,居然還有幾個抗著攝像機的人,對此進行全方位的攝影。
  
  不過,宋硯在看到這一幕卻覺得似曾相識。
  
  貌似南宮俊曾用過這一招在圣夜中學外向韓莎求過愛,最后求愛不成,就要強行搶人。
  
  “難道那穿白西裝的男的也是向韓莎求愛的”
  
  想到這里,宋硯面色不由一沉,媽蛋,老子才離開一個多月,居然就有人敢來挖老子的墻角。
  
  一時,他看向那穿著白西裝的騷包男的眼神有些不善起來。[網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忽然,他心中一動,對著那白西裝男子拍了一張照,然后發給了南宮云天,又打電話吩咐了一番。
  
  沙巖玉飾店二樓辦公區。
  
  韓莎正在翻看這個月的財務報表,在宋硯離去后不久,玉飾店就隆重開張,因為蘇慧云前期宣傳工作做得好,而且店里售賣的又全部都是高檔的翡翠玉飾。
  
  所以,開張當日,銷售額就達到了恐怕的000多萬。
  
  開張之后,生意雖然冷淡了下去,但是每天的銷售額也維持在000萬左右,因此,一個月下來,玉飾店的總銷售額已經突破4億。
  
  當這個銷售額傳出后,瞬間在香城珠寶界引起了轟動。
  
  更令珠寶界的同行們眼紅得不行,而身為這家珠寶店的總裁韓莎以及總經理蘇慧云也都跟著出名了,不過相對來說,韓莎的名氣更大,因為她比蘇慧云更年輕,更漂亮。
  
  尤其當人挖掘出,韓莎在擔任這家珠寶店之前居然只是圣夜中學的高中老師,而且還是單身的情況下,這令無數的紈绔子弟,以及自認為帥氣的青年們激動了,紛紛展開了對韓莎的追求。
  
  只是讓那些狂蜂浪蝶們泄氣的是,韓莎表面上看起來溫柔和氣,但卻從來不接受任何追求者的邀請,就算故意以生意為借口,她也不會單獨與他們見面。
  
  遭受打擊后,一部分狂蜂浪蝶都知難而退。
  
  唯獨一個叫馮曉的富二代一片癡心,對韓莎窮追不舍,這讓她很是苦惱。
  
  不錯,馮曉正是現在站在玉飾店外等著韓莎出來的那個白西裝青年。
  
  合上財務報表,韓莎調出了店外的監控,看到馮曉還捧著花站在那里,她不由痛苦的揉了揉腦袋“這個家伙是屬牛皮糖的嗎怎么就那么難纏還有宋硯那個家伙,一走就是一個多月,而且連電話都不給我打一個,實在太可惡了”
  
  樓下。
  
  即使已經站在店鋪外等候了一個小時,馮曉的臉上依舊掛在和煦的微笑。
  
  其實他內心已經充斥著無盡的惱怒。
  
  他馮家在香城也算是赫赫有名,資產近百億,身為馮家第一繼承人的他何曾如此絞盡心思的去追一個女人,往往都是女人來倒貼他。
  
  但這個韓莎就偏偏油鹽不進。
  
  各種浪漫手段他都用盡了,可就是沒有效果。
  
  南宮云天沒有讓宋硯等多久,他的電話很快就打了過來。
  
  和南宮與他通完話,宋硯的臉色陡然變得陰沉起來,看向馮曉的目光更加的不善,這家伙典型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換女人比換衣服還快,光是是他墮胎的女子就有不下五人。
  
  忽然,宋硯心中一動,目光落在一家商店外的塑料花上,心中卻是有了一個主意。
  
  很快,宋硯的手上就多了一束塑料花,想了想,他直接在衣服上和褲子上弄了兩個口子,接著,他又在臉上弄了一些灰塵,最后,再將頭發弄得亂糟糟的,整個看起來比絲還要絲。
  
  做好這一切后,他發了個信息給韓莎我在樓下等你。
  
  辦公室內。
  
  韓莎聽到信息提示音,拿起手機一看,當看到那個備注的號碼,她的臉色頓時變得燦爛起來。
  
  “喂,你是干什么的”
  
  宋硯剛從人群擠進來,就被站在馮曉身后的一名帥氣的黑西裝青年喝住。
  
  宋硯晃了晃手中的塑料花,然后又看了眼馮曉,說道“他是來干嘛的,我就是來干嘛的”
  
  那名青年一愣,臉上浮現出一絲玩味的笑容“你不會也是來向韓總求愛的”
  
  “怎么不可以啊”宋硯沒好氣的白了那名青年一眼。
  
  聽宋硯說得這般理直氣壯,那名帥氣青年不由樂了,上下將他打量一番,笑道“小子,你不會是猴子騙來的搞笑的吧,你來求愛怎么也得把自己收拾干凈吧,你看看你,渾身臟兮兮的不說,還穿的破破爛爛的”
  
  宋硯不屑的撇撇嘴,說道“我家莎莎就喜歡我這款”
  
  聞言,馮曉不由面色一沉,冷聲道“陳風別鬧了,趕緊把他轟走”
  
  眼見馮曉不滿,陳風的笑臉陡然消失不見,冷著臉對宋硯道“小子,趕緊走”
  
  “憑什么讓我走這里又不是你家的”宋硯嚷嚷道。
  
  “我去你小子是故意給我較勁吧趕緊滾蛋,信不信我揍你”陳風揮舞著拳頭道。
  
  “我警告你哦,不要惹我,我學過功夫的哦”宋硯絲毫不懼的道。
  
  “學你妹,趕緊滾”陳風面色更加不善。
  
  “哼”
  
  宋硯扭頭故作不屑。
  
  就在這時,馮曉眼睛一亮,因為他看到韓莎從店里走了出來,不由給陳風使了個眼色,示意他趕緊趕走宋硯。
  
  就就在這時,一個人影搶在馮曉的面前沖到了韓莎的面前,將那束塑料花舉到韓莎面前,大聲道“韓莎我喜歡你,我可以和你約會嗎”
  
  見到這一幕,馮曉的臉頓時黑了下來,不滿的瞪向陳風。
  
  “媽蛋,這絲是在找死”陳風不由大怒,飛快上前,伸手捉住宋硯的肩膀罵道“臭小子你是故意來搗亂的是吧,趕緊跟我走”
  
  作者題外話三更到
  
  ...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