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宇宙流浪生涯 > 266見米切斯

266見米切斯

到了這艘戰艦上面后,索飛就能感覺到氣氛的變化。本來一開始還會和自己嘮嗑的巡邏士兵,此時也閉上了嘴巴,變得十分嚴肅。宇宙三賤客受到了氣氛的感染,也變得十分嚴肅起來。
  
  巡邏士兵說:“跟著我。”
  
  跟著巡邏士兵穿過了甲板,到了艙門的位置。艙門打開了,里面有其它士兵接應。索飛三人走了進去,巡邏士兵停在了外面。艙門關閉,索飛三人已經進入了艙門內。
  
  士兵對著索飛說:“跟我來。”
  
  向著里面走去,不一會兒,操控室內。索飛三人已經到了這里,面前有一個男人。那個男人要是不出意外,就是米切斯長官。但此時,米切斯是背對著索飛三人了。
  
  士兵走了過去,對著米切斯說道:“米長官,他們已經來了。”
  
  米切斯微微點頭,并沒有轉過身子。
  
  就在索飛準備說話的時候,米切斯開口說:“你要記住,我是用寶貴的時間與你們見面看。如果你們提供的消息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消息的話,我們立即將你們扔到外太空。”
  
  索飛身子一激靈,說:“放心,這個消息你一定感興趣。”
  
  米切斯點頭,這才轉過了身子,面帶微笑的看著索飛三人。索飛看著米切斯,說道:“我能開始說了嘛?”
  
  米切斯點頭,說:“可以。”
  
  索飛說道:“我其實是替我的上司傳話的,外面現在都在傳米切斯長官帶著十五萬艘戰艦前去支援華萊士長官,這個消息,就是我們散播的。”
  
  聽索飛這么說,米切斯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索飛說:“我叫索飛。”
  
  米切斯記下了這個名字,說:“索飛,你繼續說。”
  
  索飛開口道:“因為我們與庫拉信息的有很深的過節,所以,我們希望這場戰斗,你們取得勝利。但現在,你們的局勢不利。我們才散播了謠言,但庫拉星系的人都是十分謹慎的。在沒有見到真正的戰艦前面,也就是米切斯長官你帶著戰艦去支援,他們都是保持半信半疑的。”
  
  米切斯疑問道:“所以,你們想讓我怎么做?”
  
  索飛淡淡一笑,說:“米長官就是聰明人,我就愛和聰明人說話。我的上司說了,你可以帶著轉移出去得到扶谷戰艦,假裝成十五萬戰艦群的先鋒部隊。到時候,困住華萊士部隊的十艘吉咖級戰艦駕駛員一定會愣住。趁著這會時間,華萊士長官便可以逃出來。”
  
  聽索飛這么說,米切斯用手撐著下巴。兩只眼睛盯著索飛看,索飛被米切斯這個眼神,看得有點不自在。
  
  索飛問道:“米長官,我們這個計劃你覺得怎么樣?”
  
  米切斯一開始并沒有說話,他繼續盯著索飛看。索飛菊花一緊,難不成米切斯是……
  
  就在這個時候,米切斯終于說話了,他問出了心中的疑惑:“你和你的上司是什么人?”
  
  索飛覺得自己的身份沒有什么好隱藏的,便說:“我們是宇宙星盜。”
  
  米切斯聽見索飛這么說,并沒有太過于震驚。因為之前,米切斯就已經對索飛的身份有了大致的猜測。宇宙星盜的可能占很大的部分,現在索飛親口說出來了,米切斯并沒有太過于震驚。
  
  米切斯眼睛轉了一圈,說:“讓我猜猜你的上司是誰。”
  
  “來自庫拉星系的宇宙星盜,你的上司是唐鳳翔?”說完之后,米切斯立即就搖頭,說:“根據我們的情報部門調查,唐鳳翔在幾個月前就已經被庫拉星系消滅了。所以,你的上司是……蓋亞?”
  
  聽米切斯這么說,索飛點頭,說:“沒錯,派我來的正是蓋亞將軍。”
  
  米切斯點頭,說:“蓋亞在庫拉星系吃了虧,還被庫拉星系通緝。他的確很仇恨庫拉星系,但也不知道冒著危險幫助我們吧。所以說,你們一定還有其它原因。”
  
  索飛沒有想到米切斯這么聰明,點頭回答道:“沒錯,你知道包圍華萊士長官的人是什么人嗎?”
  
  米切斯搖頭,說:“我們沒有調查這些。”
  
  索飛說:“他叫方跑,來自新祖星系。我們與他的恩怨可就大著呢,這也正是我們下定決心幫助你們的原因。”
  
  米切斯對索飛后面那句沒有興趣,而是前面那一句。他叫方跑,來自新祖星系。這句話,激起了米切斯的興趣。
  
  米切斯說:“新祖星系,就是那個沒落的六級星系?”
  
  索飛點頭,說:“沒錯,他就是來自那個星系一個叫做地球的地方。該死的假話,一路上壞了我們很多事情。”
  
  聽索飛這個語氣,米切斯斷定她不是在說謊。
  
  米切斯露出微笑,說:“你們這個消息,的確很重要。要是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們上司,也就是蓋亞將軍能夠親自來見我。”
  
  索飛說:“我回去后,將你想見他的事情告訴他。”
  
  米切斯點頭,說:“歡迎他的到來,你們走吧。小西,送客!”
  
  之前帶索飛三人進來的那個士兵又走了過來,對著索飛說道:“跟我走。”
  
  索飛點頭,說:“辛苦了。”
  
  跟著小西原路返回,艙門打開了。門外,巡邏士兵還站在那里。看見索飛三人出來了,說道:“我帶你們你們。”
  
  小西對著巡邏士兵,說:“這件事情你做的很好,稍后會有獎勵。”
  
  巡邏士兵連忙點頭,露出了笑容,說:“這是我該做的。”
  
  但艙門已經關閉了,也不知道小西有沒有聽見。索飛對此甚是奇怪,對著巡邏士兵小聲問道:“你和這個叫小西的士兵應該是同一級別,為什么他的語氣就像是上司。”
  
  巡邏士兵看了一眼索飛,默默地嘆了一口氣,說:“你有所不知道,這個叫小西的是米切斯的收養的兒子。所以,我們這些士兵都很聽他的話。平時,他也會傳米切斯的一些命令。”
  
  索飛點頭,說:“將兒子當狗腿子養,這個米切斯有點意思。”
  
  聽索飛這么說,巡邏士兵連忙捂住了索飛的嘴巴,說:“你不要命了!”
  
  “怎么了?”索飛不解問。
  
  巡邏士兵說:“以前,就有一個士兵暗地里說小西的壞話,你猜怎么著?”
  
  索飛眉頭一皺,問道:“怎么著?”
  
  巡邏士兵看了看周圍,沒有人偷聽他們,說:“第二天,那個士兵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人知道他去了那里。”。
  
  聽到了這里,索飛背后一涼,貌似有點恐怖的氣氛。
  
  索飛說:“管他的,我反正現在就走了。”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