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宇宙流浪生涯 > 303突發行刺

303突發行刺

第一件事情,當然是要先知道對方星球的名字。所以,方跑第一時間就詢問了這個。留下來的士兵聽見后,對著方跑說道:“方將軍,我們的星球叫萊拉星球,位于庫拉星系與新祖星系交界的地方。好像方將軍就是從新祖星系過來的。”
  
  方跑點頭,回道:“沒錯,這一次我們正打算會新祖星系完成一些事情。經過你們星球時,被一股特殊的能量所吸引。所以,就來此看一下。”
  
  士兵聽方跑這么說,心里十分疑惑。萊拉星球上有吸引方跑的東西,那是什么東西?士兵作為土生土長的萊拉星人,都不知道自己有這么一個東西。
  
  士兵笑著說道:“方將軍早些表明身份,也就不會出現剛才那些事。我們的隊長已經前去通知系主了,還請稍等片刻。”
  
  大概是七八分鐘后,從萊拉星球內飛出來兩艘戰艦。其中一艘,正是剛才那個隊長多駕駛的戰艦。他們飛出來后,立馬就朝著方跑過來了。
  
  士兵看著后面,說道:“來了,我們隊長已經回來了。要是不錯所料,旁邊那艘戰艦里面,應該就是系主。”
  
  方跑沒有說話,靜靜地等待著。一兩分鐘后,戰艦接近了遨游號。
  
  立馬就傳來了隊長的聲音:“方將軍,這是我們萊拉星球的星主,名叫周一。”
  
  話音剛落,就從旁邊的戰艦里面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他熱情地對方跑打招呼。
  
  “久仰方將軍的大名,今天總算是見到真人了。我叫周一,是萊拉星球的星主,歡迎方將軍的到來。”
  
  聽周一這么說,方跑說道:“周星主還真是平易近人啊,不用稱呼我方將軍,叫我名字方跑就好了。”
  
  周一點頭,說道:“既然這也,方跑兄弟,我這就帶你去萊拉星系。我已經備好了一桌好酒菜。”
  
  遨游號緩緩向萊拉星球飛去,沒一會兒,就跟著前面的戰艦到了一座城市外面。看著眼前這座城市,科技程度非常高,到處都是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車輛都懸浮在半空,街道上一切塵不染,是不是還有機器人清理。
  
  周一說道:“見笑了,這是萊拉星系的星都光來城,雖然破舊,但人們生活的很幸福。”
  
  看得出來,周一把方跑當成高級文明城市的人了。但方跑看著周圍的一切,嘖嘖稱奇,但表面上并沒有表現出來。繼續向里面飛去,到了一個單獨的建筑那里。整個建筑唯一城市的中心,規模十分的龐大,就面前的廣場,可以容納數千艘戰艦停放。這里就是萊拉星系的系主大樓。
  
  進到了系主大樓后,方跑五人走了下來。周一連忙迎接上去,此時,方跑才看見周一的真正米面目,是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
  
  雖然才三十來歲,但渾身上的氣勢,很是老練,沒有絲毫破綻。
  
  周一看方跑五人,說道:“歡迎各位來到萊拉星系,方跑兄弟,我們進去吧,已經備好飯菜了。”
  
  方跑此次前來,時間匆忙,從不能停留太久。但又耐不住周一的熱情邀請,便點頭同意了,說道:“既然周星主這個熱情,我也就不客氣,進去吧。”
  
  方跑當然不會撥了周一的面子,不然接下來的運作就會十分麻煩。用一頓飯的時間換取后續進展的順利,還是十分劃算的。所以,方跑立馬就答應了。
  
  周一見方跑同意了,自然很是高興,對著方跑說道:“走,進去。”
  
  方跑邁開步子,向系主大樓走去。就在這個時候,在方跑身后的趙欣,快步走到了方跑身邊,在他耳邊小聲提醒道:“別忘了,我們可是去救羽族的。不能在這里耽誤太多時間。”
  
  方跑點頭,說道:“那是自然,你就別管了,我自有分寸。”
  
  趙欣點頭,說:“我相信你。”
  
  就這樣,趙欣退到了一邊。方跑和周一有說有笑的走進了系主大樓,到了大樓里面后,立馬就有侍者走了過來,對著周一說道:“系主,請跟我來。”
  
  系主轉身對著方跑說:“方跑兄弟,請!”
  
  方跑點頭,說:“有勞了。”
  
  方跑看著這個侍者,是一個十九二十來歲的女人。穿著白色的裙子,容貌也十分不催。
  
  方跑不解,長得這么好看的女人會當侍者。而且就在女人伸手之時,一雙手也潔白無瑕,侍者雖然不做什么重活,但終究也是一個累活。這個女人的手,為何如此完美。
  
  想到了這里,方跑十分疑惑。
  
  一旁的趙欣說道:“怎么,看上人家了?”
  
  方跑一愣,說道:“沒欣姐你漂亮,我怎么看得上。”
  
  趙欣臉色有些紅,說道:“沒個正經,那你在看什么。”
  
  方跑說:“就是覺得有些奇怪,但還不確定。沒什么,可能只是我多疑了吧。”
  
  趙欣對方跑的話語,十分的不解。但也沒有多問!向著前面走去。
  
  走廊很長,而且很靜。差不多都已經走了幾分鐘了,還是沒到盡頭。但就在此時,周一眉頭緊鎖,停下了腳步,對著前面的女人問道:“等等,這不是去餐廳的路!你要帶我們去那里,你是誰?”
  
  女人也停下了腳步。
  
  周一說道:“轉過身來。”
  
  女人站的筆直,緩緩的轉過身子。但就在最后一剎那,從懷中掏出來一把小型激光槍,朝周一打去。
  
  方跑早就發現了女人的不對勁,所以有了戒心。就在這一剎那,方跑伸手將周一拉到了一邊。
  
  激光子彈徑直打在了周一站著的地面上,一個不大的窟窿出現了。
  
  女人見沒有打到方跑,身子一閃,從一旁的窗戶那里逃走了。
  
  周一拍著自己的胸脯,眼睛睜得老大,好一會兒才換過神來,對著方跑說道:“多謝方跑兄弟的救命之恩。”
  
  陳龍在打開的窗戶口望了幾眼,最后搖了搖頭,說:“跑了。”
  
  聞聲而來的士兵過來了,對著周一說道:“系主,我們在廁所的隔間發現了一位暈倒的侍者,她的衣服不見了。”
  
  周一說道:“誰這么大的膽子,既然敢跑到系主府行刺我。要知道我們這里可是全封閉的,那個女賊一定藏匿在系主府中,全都給我搜。”。
  
  護衛頭子點頭,說道:“系主,我們一定把她找出來。”
  
  護衛走后,周一對著方跑說道:“實在是不好意思,這一切都是始料未及了。我也不知道她為何行刺我,多虧了方兄弟,不然,我可就遭了。”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