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鎮武司 > 第三十三章 斗智斗勇

第三十三章 斗智斗勇


  “咻——”
  寒冰一樣的劍光延伸,突刺,如同一桿長槍,刺向水道之中。
  “咦?”
  洪峰微微驚訝了一聲,手持八荒槍尾端,往前一刺。
  八荒六合只一槍。若有槍來,以槍對槍!
  “嗞——”
  槍尖與槍尖對在一起。
  曾經龍大小姐大意死在槍下,洪軒大意死在槍下。洪峰是與羅錚的槍劍道接觸過最謹慎的,所以他能在槍下不死,還能與槍劍道一較長短。
  但他卻有一點沒有看出來。
  槍劍道是神通,以劍道擬槍法,卻不是槍術。
  槍尖相抵的那一刻,寒澈劍槍劍道的槍尖“嗞”地碎裂成無數火花,“嗤嗤”地繞開八荒槍,沿槍而上。
  冰寒的槍花沒有了開始時的槍勢,雖然威力若了不小,但還是快而突然。倏忽間繞槍而上,刺入洪峰手中。
  那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寒冰包裹,便是洪峰,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嘶——”
  洪峰的槍勢不由自主地一頓。
  就是這一頓,已足夠羅錚逃離!
  羅錚撤回槍劍道,再用寒寂,隨江而去。他甚至看見江上桃花舫孤零零地晃蕩著,已無人在上面。船沿還破開幾個缺口。
  物是人非,只在轉瞬。
  “擬態復原時間倒數完畢,擬態復原結束。”
  羅錚到了岸邊,脫水而出,“呼呼”地喘著粗氣。
  “引夢拘魂術”下和現實中的戰斗,區別太大了。在“引夢拘魂術”的夢境中,是自己的主場,一切仿佛都可以由自己掌控。而且對手的武器還會被禁用了,如同GM下場和玩家打架。
  但現實中卻不同,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應對復雜不同的環境,和手持武器的敵人全部的實力。自己就算全力以赴,也恐怕打不過別人。
  而且,自己還只有一分鐘的時間。
  “還不錯,至少比泰達米爾時間長。”
  羅錚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曾老兒和洪峰猩紅的眼睛在他腦海里揮之不去,他總覺得其中隱含著什么恐怖的秘密。
  不然的話,那兩雙眼睛,怎么會那么攝人心魄?曾老兒又怎么會那么嚴肅神秘地囑托他去搖人來團戰?
  但現在不是該關注這些東西的時候。
  自己的行蹤已經暴露。洪峰把自己的行蹤透露給城內其他神通者,局勢會發生什么樣的轉變呢?
  局勢發展,只怕顯而易見。
  只是不知,曾老兒和王川會不會有接下來的動作,給自己緩解壓力。
  那二人在陵州城中,而自己已在陵州城外,相互策應,擾亂神通者視線和消息,或許能夠互為助力,相互掩護。但自己如何能安排的了他們?
  自己只是個名義上的主公,鎮武三十六司衛,就算在陵州城中,與曾老兒和王川面對面坐著,那二人都只是口頭上服從自己,如今更是分開兩地,自己更靠不上他們了。
  羅錚深吸口氣,背起行囊,竄入大道,往長安方向而去。
  自己孑然一身來到這世上,如今又孑然一身,往下一段旅途而去,何必老想著靠別人幫忙?
  前路茫茫,當自己獨闖。
  ……
  陵州城中,洪峰在看自己的手。
  清晨的寒意還未褪去,淮河匯入清淮江的水道,是一個小瀑布。直瀉而下的水流冒起的水汽把這里趁得更加陰韓。
  這股陰韓,仿佛侵入了洪峰的手。
  那只握著八荒槍的手通體冰寒,結著一層晶瑩的冰,難以言述的冷意往骨子里滲。
  “好神通!”
  洪峰贊了一句,把手用力一抖。手上冰晶立時“咯嘣嘣”碎開,連帶著他被冰晶凍硬的皮膚、血管也層層皸裂,血水流出來,和著冰晶流下。
  “還未聽說有什么神通,有如此冰寒威力。”
  洪峰沉吟半晌,道,“有點像是劍宗水劍峰的飛劍法術。去請劍宗來人,看看是不是他門下出了叛徒。”
  時隔六十年,年齡低一些的人,都根本不知道當年鎮武司的神通。曾經那個瘋狂恐怖的衙門,就只有鎮武扳指和“引夢拘魂術”的傳說留在人間。洪峰與羅錚神通相對,根本做不到把羅錚往鎮武司司衛的方向上想。
  他頂多能想到的,不過是這個人必定和鎮武司有關。說不準就是鎮武司收攏的神通者叛徒,要跑出城外給什么人通風報信。
  “再派個人,去通知王玄通統領。鎮武司在城外或許還有埋伏,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發動。一定要做好警惕,城外加緊加強搜索。”
  想到什么說什么,洪峰毫不猶豫地下令道。
  “是。”
  手下答應一句,各自領命辦事。
  洪峰隔著水道高墻,朝城外房向看了一眼,略做猶豫,最終沒有往城外去追羅錚。
  畢竟他的兄弟是本“引夢拘魂術”殺死的。那突然而然七竅流血而死的慘狀,和傳說中的鎮武司神通所造成的后果一模一樣。
  洪峰要報仇,就要抓住鎮武司來人,萬刀剮死。一個投靠了鎮武司的叛徒嘍啰,微不足道,有什么值得留戀的?
  “守好這里。”
  洪峰吩咐一聲,回到樓船上,將八荒槍豎在身旁,閉目養神。
  “洪將軍,那邊龍家主的尸首出現,你不去查看現場,來這里干什么?你來就來,為何還叫我過來?”
  一道銀白劍光倏忽飛至,到了江淮軍樓船上,化作一個男子,收起如梭飛劍,不滿地問洪峰道。
  洪峰伸出手掌,道:“龍家家主想必早已遇難,那里只怕是有人刻意將龍家主的腦袋丟過去,制造混亂,調虎離山。虧你們都是威名赫赫的神通者,卻連這點計謀都看不明白。你看看這以水為冰的神通屬性,是不是你們劍宗的?”
  “怎么,有人從這里闖關?人呢?”
  那人大奇道。接著看了看洪峰的手,說,“這是什么神通?我可沒見過。洪將軍不會是懷疑我們劍宗吧?水勢萬千,已經足夠我們劍宗水劍峰鉆研使用了。以水化冰,多此一舉,我們劍宗可不會使用。”
  洪峰點點頭,道:“既然如此,你請便。”
  反正這跑出去的人又不是鎮武司來人,確認不是劍宗叛徒,他已懶得去管。
  他都已經想好了。那鎮武司來人所仰仗的,也不過是“引夢拘魂術”。聽說那詭異法術,能做到的,也不過是把神通者的神魂拉入鎮武人布就的夢境里,然后以神通法器,對無法將武器帶入夢境的神通者神魂,有勝無敗。
  他江淮樓船中郎將洪峰倒要會一會這鎮武司的“引夢拘魂術”,他已做好準備,就算沒有八荒槍,他也要以勢成槍,在鎮武人的夢境之中,把那鎮武人殺個片甲不留。
  他萬萬想不到,從他生起這樣的念頭起,就已經誤入歧途,在和空氣斗智斗勇。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