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重生末世之無敵兌換系統 > 第十八章撕破臉

第十八章撕破臉


  房間內林逸還在靜靜的思考著,現在的情況很明朗,黃廣好他們這群家伙肯定會對自己出手,那么此刻是悄悄溜走,還是留在這里反擊就是個問題了。
  如果走的話,那么今天前來送飯的母女會不會受到牽連呢,如果換到平常他根本不會考慮任何人的安危。
  但今天要不是那女子的提醒,他還真有可能就著了道,到時候下場怎么樣還真不好說,所以那母女兩人也算半個救命恩人。
  在心里合計了一下雙方實力,對面除了黃廣好這個壯漢有點實力之外,其他人的威脅幾乎可以無視。
  而且這個服務區的物資他也看上了,這些東西可以讓他半年之內都不會為食物而發愁。
  可以一試!
  林逸決定留下,就算到時有什么突發狀況,他也可以憑借自己的實力,率先開溜。
  到時候那對母女的死活他就管不上了,能做到這一步可以說已經仁至義盡了。
  隨手拿起一張餅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做事也要先填飽肚子再說,不去動那些看著十分可口的菜就行了。
  為了做戲做全套,林逸把每個盤子里的菜都撥出來一半丟掉,這樣那些家伙就會認為自己已經中招。
  做好一切后,林逸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現在就只等這些家伙現出原形了。
  …
  此時另一邊,黃廣好和楊薇一陣的翻云覆雨后,不管床上的凌亂,就那樣赤條條的躺在那里,仿佛兩只肉色的蟲子。
  “現在什么時間了?”黃廣好揉了揉眼睛,拍了一下旁邊楊薇的屁股問道。
  “晚上八點~”
  楊薇懶散的轉動身體瞄了一眼,桌子上的十分破舊但還在走動的鬧鐘。
  黃廣好一聽立刻跳下床,快速的套起了衣服,“時間差不多了,藥效應該充分發揮作用了,去看看。”
  一出門口瞬間四五個手下圍了上來,手中都拿著武器,看樣子也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情了,十分輕車熟路。
  “老大,是要動手了嗎?”一個青年伸著頭問道,他最喜歡干這種事了,不過這次沒有女人有點沒意思。
  記得上次來的是一對夫婦,他們在綁了男的之后,當著他的面就把女的給玩了一次,那感覺太刺激,太爽了。
  “小亮,你去把今天送飯的人叫過來,那家伙不簡單,要做到萬無一失!”黃廣好還是有些不放心。
  主要是林逸在白天短時間內,手腳利落的干掉了五六只喪尸,這讓黃廣好有些畏懼,捫心自問就算他這么壯的人也不一定能做到。
  不一會兒,先前那名青年就帶著白天送飯的母女走了過來。
  黃廣好不由分說的快步走了過去,一把將那女子提了過來,眼神陰冷道“今天你給那個混蛋送飯,他吃了沒有!”
  小女孩欣怡看著面前幾名兇神惡煞的漢子,抓著母親的手臂躲在身后瑟瑟發抖。
  “吃了,我親眼看到他吃了。”女子點了點頭。
  “臭婊子,你要是敢騙老子,我就當著你女兒的面輪了你,再丟去喂喪尸!”
  黃廣好狠啐了一口,然后帶著幾名手下氣勢洶洶的朝著林逸所在的房間走去。
  “媽媽~”小女孩不理解發生的一切,抬起頭淚汪汪的看著母親。
  女子彎腰把女兒摟進了懷里,眼中十分平靜,她賭了一把,不為自己只為女兒,如果賭輸了她就帶著女兒自我了結,她受夠了這個沒有人性的世界。
  如果說往來這么多幸存者,她為何偏偏選擇了林逸,那可能就是他是唯一一個把手中食物遞給女兒的人…
  ———————
  踏踏踏!
  林逸猛然睜開眼睛,仔細聽著門外的腳步聲,看來這些家伙忍不住要動手了。
  十幾秒后房門被推開,首先傳來黃廣好粗獷的聲音“林兄弟,醒醒,我有點事找你談!”
  林逸并未什么反應,躺在那里背對著房門,呼吸依舊十分均勻,看樣子像是完全睡著了。
  “大哥,應該是睡死過去了,你看那些飯菜都被吃掉了大半部分。”一名手下看著桌上所剩無幾的食物說道。
  黃廣好點了點頭,沖著先前的那位叫小亮的手下使了個眼色“去,把他手筋腳筋全挑了,明天我們再去五和鎮一趟,看看用活人能不能引開那些喪尸。”
  一名男子應聲走了出來,緩緩從腰間抽出一把明晃晃的軍刺,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小亮獰笑道走到床邊,一把按住林逸的肩膀,瞅準位置就要下刀。
  “啪!”
  突然一只手伸出握住了他拿刀的手腕,小亮一驚下意識的抬起頭,只見床上的男人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啊!
  小亮受到驚嚇身子猛然一掙就要逃離,可是已經晚了!
  林逸眼中浮現一抹狠辣,握著青年手腕手用力一擰,只聽“嘎嘣”一聲脆響,青年的整條手臂都在這巨大的力量下,變成了古怪的形狀,手中軍刺掉落。
  一把抄起軍刺,毫不猶豫的對著被制服青年的手臂處一刺,刀刃貼著骨頭直接穿透。
  林逸笑瞇瞇的看著黃廣好,握著軍刺的手臂猛然向后一割!
  啊!
  一聲撕心裂肺的喊叫,那青年的右胳膊上的肉被硬生生劃開,一瞬間血液直接冒了出來,不是流而是大股大股的涌了出來。
  林逸臉上并沒有大的波瀾,平靜的一腳把面前的青年踹開,軍刺在手中挽了幾個劍花。
  熟悉的感覺一點沒變,身為前世雇傭兵,軍刺是必須要掌握的一種兵器,上一世林逸不知道用它割了多少人的喉嚨。
  房間內除了不斷發出慘叫的受傷青年,所有人都仿佛石化在了原地,一切發生的太快了,他們還沒反應過來。
  率先回過神的黃廣好臉色鐵青,看著面前的林逸,眼中頓時充滿了殺意。。
  林逸而是宛若無暏,拍弄著手中的軍刺冷然道“黃大哥,你這待客之道實在是不怎么樣”。
  “是那個婊子干的?”黃廣好看著林逸幾乎是咬牙切齒的擠出了幾個字,他胸中的怒火徹底被點燃了。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