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元靈奇聞錄 > 第十二章:疾風,英魂

第十二章:疾風,英魂


  葉昊踢開莫離的尸體,微笑著走到空的面前。“還要打嗎。”金色的巨劍散發出耀眼的光芒,本是應該代表祥瑞,平和的金忙,卻又透出了血色的猩紅。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回答。“你不說話我當你默認了。”說著舉起手中的劍。
  “我認輸,不打了,不打了。”死亡面前,靈王的尊嚴蕩然無存,人都是這樣,即使是再厲害得人在面對死亡的威脅都行一樣的。
  “既然不打了,那我就問你幾個事,如果你的回答不是我想聽到的,或者是假的,那么就別怪我在你的腦袋上留下點東西了。”
  “是是是,赤子大人盡管問,如果我知道我一定說。”
  。。。。。。
  停車場
  “殘影!”卯興看著身首異處的周風。
  “呼,嚇死了,再晚一點我可就真的死了。我沒猜錯你應該是現任的某個靈王級的人吧。”周風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出現在卯興身后,坐在地上嘴里還吊著個水果。“我從賭場里拿出來的,一直放在兜里,我這還有一個,你要不要也嘗嘗。”
  卯興臉色很不好看,不僅沒有使出全力,甚至還吃著水果嘲諷他。
  他手中的短刃徑直拋向周風,刀還沒到人就先至,半空中就抓住刀柄“嗤。”
  “不要急,等我吃完的。”周風快速的啃著手中的水果。“馬上,馬上就吃完了。”
  卯興兩眼通紅,又是一個閃身來到周風面前,一到把他還沒吃完的水果削成一對碎屑。
  “哎,你。。。嗯算了,反正賭場多的是,一會再回去吧。”“嗖”他消失在原地,直接出現在卯興面前,一拳打向他的腹部。
  “!?”卯興趕緊后退,還沒站穩周風又出現在他的側面,又是一拳,打向他的臉上。卯興慌亂中調整好姿勢,再次后跳。還沒等他落地,周風又更了上來,這次卻沒有出拳,而是狠狠的在他的腦門上彈了下去。卯興躲閃不急,額頭中招。“怎么樣,疼吧。”
  額頭吃痛卯興自然是失去了理智,他何曾受過這樣的侮辱,全身上下風聲鼓動,氣流在他身側瘋狂的竄,雙手前推,疾風化做鋒刃以一個極其密集的頻率直逼周風。周風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當風刃接觸到他身體的瞬間卻突然間消失不見。卯興大驚失色,只是周風卻不給他任何驚訝的機會,轉瞬間來到他的面前,一拳打在他的腹部。卯興,雖然速度快但是,自身卻十分脆弱。
  “你。。。。你。。。”他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了。巨大的恥辱感,侵蝕著他的腦海。他能接受別人比他更快,更強,因為只有這樣他才有繼續變強的動力,如果一直找不到對手時間就會慢慢磨滅自己的心,而他加入靈界也是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強。
  直道他聽夜魘說有能和他一決高下的人出現,秉著對自己速度的自信心,他期待著那個對手的出現。只是他從沒想過,也不曾相信,有人能在速度上超越他。
  即使他再怎么不肯相信,周風的速度確實遠遠在他之上,甚至沒有用上全力。
  “你很快,是我遇到的對手中最快的,從你剛剛的攻擊中我也知道了,你的元神質和我是一樣的。”周風坐在他對面“我本以為我是唯一一個擁有疾風之魂的人沒想到,今天在這卻遇到了和我一樣的人。說實話,我其實不想和你作對,如果可以,我倒是建議你離開靈界,到普通人的世界,過普通的生活。”
  “。。。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嗎。”卯興
  “不,我只是不想看到和我一樣的人死在我面前。”周風臉上閃過瞬間的猙獰,隨即又嘆了口氣,緩緩站起。“你應該這幾年才加入靈界的吧。”
  “是又怎樣
  “我勸你稱早離開那個鬼地方,還有你應該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靈界的真面目,他們沒你想的那么光鮮亮麗。”
  “嗖”周風消失在他的面前。
  卯興“。。。。。”走了,就這么走了,不僅沒殺他,甚至沒收什么傷。他不明白為什么周風不殺他,因為自己的元神質也是疾風之魂嗎。除了這個他也想不到還有什么理由了。
  。。。。。。
  樓內的聲響消失后。熊將和衛將半蹲在地上,看上去狼狽不堪,靈將的威嚴蕩然無存。面前的這個人不是他們能過對付的了得。
  皇甫嚴和之前的狀態完全不一樣。
  手持虎頭盤龍戟,身著本是暗金色的烏金甲呈現出的卻是黑色。展露出萬人莫敵的霸者之氣。
  “英魂!沒想到我們盡然和一個擁有英魂的人戰斗。”熊將有些不敢相信。原以為他和衛將一樣是器靈者,元神質的屬性畢竟不是唯一的,又因為之前擋住他們的攻擊,讓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對手是器靈。
  熊將起身,飛撲上去,揮著已經斷去兩根爪子的右手,“當”
  皇甫嚴戰戟橫向掃過,再次擋住熊將的爪。衛將也喚出槍,跳到嚴的身后,回身突刺。嚴側身躲過的同時,雙手持戟,橫向掃出帶起一圈刃芒。再次擊退二人。
  熊將看看自己破碎的右爪,只剩下2跟殘破不堪的利刃。他知道,即使自己在怎么發力也不可能傷到嚴一絲一毫。他也清楚的明白,實力上的差距。
  “喂喂,我可沒聽說過戰戟也有刃芒啊。”衛將手中的長槍也從中間截成兩段。
  “戰勝你是不可能了,能告訴我是哪位霸者的英魂嗎。”熊將。
  “贏了才有資格知道,失敗者不配知道他的名字。”皇甫嚴帶著霸者的語氣,對于弱者的不需要施舍,這是他身體中英雄之魂的記憶之音。
  “那還真是可惜啊,不過弱者也有弱者的尊嚴。”熊將大吼著再次撲向皇甫嚴。這次他沒有保留,因為戰敗意味著死亡,既然本來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干脆不留余地的沖上去。“橫豎都是死,即使死,我也要在你在你身上留下點東西。”
  “不錯,要的就是這樣的其實,即使知道自己要死,即使知道必敗無疑。戰士的靈魂也不能丟失,這才是一個真正的戰斗之魂。”
  身體中的英雄贊賞熊將的決心,他仿佛再次看見了那是他收下的將士。一戟刺出,戟尖帶著嘶鳴洞穿熊將的胸口。
  “呃。”疼痛瞬間莫過熊將的全身,只是他沒有停下,他右手死死的抓住戟身,左爪狠狠的劃出。皇甫嚴沒有躲閃,他知道熊將的爪子抓不到自己,甚至連抓傷都不可能。
  “嗤。。。嗞。。。”熊將的爪子觸及烏金戰甲,在胸口出留下5到淺淺的爪痕。
  “嘿嘿,我說過。。。。會在你的。。。。身上。。。。。留下點什么。”熊將艱難的說出了最后一句話就沒了生息。
  嚴抓住他的肩膀,緩緩將戰戟從他的胸口抽出。嚴把他的身體放在墻邊,單膝跪地。雙手抱拳。“你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隨即站起身來,戰戟揮動在他的身旁寫下一行字。再多看了他一眼后,變轉身來到衛將面前。
  “你的朋友已經死了,那么,你呢,還要繼續嗎。”
  “不。。。不打了,不打了。”熊將的整體實力強過他,既然連熊將都不是對手,那么自己就更不可能是對手了。
  嚴戰戟指著衛將,“走吧,留你條生路。”嚴頭也不回的消失在原地
  “。。。”衛將如獲大赦,連滾帶爬的向外面跑去,能撿回一條命已經很不容易了,哪還顧得了其它。能跑多遠跑多遠。
  突然一到紅光射出,直接刺穿了衛將的腦袋,帶著他的身體飛出去,釘在附進的墻上。
  “戰場上膽小者,不配擁有生命。朋友的尸體都不顧及的小人更不配。”嚴的聲音再次響起。右手張開,戰戟也隨之回到了他的手中。遠處衛將的身體也跌落在地上。和周圍的垃圾混為一體。
  嚴回復到普通人的狀態打開側門回到了賭場。
  墻邊熊將的尸體旁。晚風吹氣帶起飛揚的灰塵,慢慢淹沒掉他身旁皇甫嚴留下的字。
  項羽。
  。。。。。。
  賭場內,空“我真的只知道這么多了。20靈王的權利再往上就不是我們能觸及的了。”
  “我知道,你不敢騙我。”葉昊依然微笑這說“最后一個問題,你們為什么要抓白羽瞳。”
  “不。。不知道,我們也是奉命行事,夜魘沒有和我沒說原因,靈皇大人也沒有告訴我們,只是告訴夜魘能隨意調遣我們20靈王。我真的只知道這么多。”
  “我相信你。”葉昊對著出現在空鬼龍點了點頭。鬼龍拿出腰間的匕首一把刺穿空的天靈蓋。還沒搞清楚狀況的空就這么不明不白斃命。
  “挺快啊。我還以為我是最快的。”周風從窗戶口跳進來。嚴也打開側門走了進來。
  “怎么樣,都解決了嗎。”葉昊走到一張還沒有完全被破壞的桌子上坐了上去。還順便從附近拿了一瓶沒壞的酒,打開喝了起來。
  “我肯定沒問題啊。案會長的意思沒搞死他,不過,我還真不想搞死他。”周風
  “我自然也沒問題。”皇甫嚴。
  “都死了。”鬼龍向來少言孤語,就連匯報情況也這么簡單的三個字完事。
  “夜魘跑了。”葉昊平淡的說。
  皇甫嚴和鬼龍愣了一下,等著后文。
  “要我把他追回來嗎。”周風,的確以他的速度想要追上他輕而易舉。
  “不用,他要是想從我手里逃掉還沒那個實力。我故意放他走的。”葉昊喝了一口手上的酒“順便也讓那個老家伙知道我還沒死。”
  “既然暴露了,那就把計劃提前一點吧。反正都是遲早的事。”
  大門被打開,娜塔莉婭帶著白羽瞳走了進來,當他們看見地上深不見底的大坑和地上的尸體時,都嚇了一跳,娜塔莉婭還好。只是白羽瞳,她又怎見過這樣的畫面,莫離腦袋開花的的場景和貓可不一樣,畫面的沖擊讓她一下子接受不了,暈了過去。
  葉昊當即閃到她的身旁,一把抱住她。“哎,不是讓你們先走的嗎。”他無奈的對娜塔莉婭說。
  “白羽瞳擔心你們會受傷,堅持留下來,我扭不過她,只能答應了,只是我忘記了,她從沒見過這樣的場景。”
  “先回去吧。也快天亮了。”葉昊抱著昏迷的白羽瞳走出天門俱樂部。
  后面一干人,也都跟著他離開了這。
  。。。。。。
  夜魘大口的喘著粗氣,逃了出來,放下了自己的收下和其它靈王自己逃跑了。開著車丟手也在不停的顫抖著。他還沒從恐懼中恢復過來。
  其實在他從監控中看見赤子時,就已經決定好,放棄所有人逃走了。。
  贏,拿什么贏,區區4個靈王那不叫戰斗,那是單方面的屠殺,根本不存在贏這一說法。
  “嘿嘿嘿,他還活著,他還活著。。。。。靈皇大人,赤子還沒死。。。。嘿嘿嘿。。。”夜魘自言自語,看上去就像是個瘋子。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