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宇宙神子 > 第十一章 利益至上

第十一章 利益至上


  下午放學,上官天明帶著孫俊艾和韋樂意離開學院,前往輝煌酒樓。
  輝煌酒樓是一家極為特殊的酒樓,雖然賣酒,但是賣的不是普通的酒,這里的酒名跟殺手組織、殺手名字一樣,比如上官天明雇傭的殺手來自殺手組織三狼會,該組織在輝煌酒樓的酒名是三狼酒。
  雇主會按照價格點酒,價格越高,殺手越厲害,比如上官天明準備雇傭三狼會殺手組織的第三只狼,需要二十萬大夏幣,他點一壺酒,就需要支付二十萬大夏幣,第三只狼是三狼會殺手組織的第三頭目,輝煌酒樓給出的介紹是第三只狼修為境界是超凡境后期,成功刺殺過十七名超凡境后期,暗殺過三名超凡境圓滿,任務完成度是百分之九十八,算是極高的。
  “你們競爭班長、副班長失敗了?”馬車里面,上官天明陰沉著臉問道。
  “是……是的。”孫俊艾和韋樂意膽戰心驚回答道,低垂著腦袋不敢看上官天明。
  上官天明給兩人一人一巴掌,道:“真是沒用的廢物!若非看你們還有一點用處,我現在就把你們兩個拿去填了清河!”
  孫俊艾和韋樂意噤若寒蟬。
  “林塵身邊的那三個家伙叫什么名字?什么來頭?”上官天明問道。
  孫俊艾小心翼翼說出來呂飛鵬、宰承宣、韓靈寒三人名字,“呂飛鵬是城里第一富豪呂家家主的私生子,宰承宣和韓靈寒的身份暫時沒有查出來。”
  “宰承宣和韓靈寒身份應該不簡單,這兩個家伙身上散發著一種獨特的氣息,你們抓緊時間調查,再給你們三天,不,兩天時間,等我叫人干掉林塵,就把這三個家伙給沉到清河里面去!”上官天明陰沉著臉說道,“我要讓所有膽敢跟我作對的家伙,都不得好死!”
  孫俊艾和韋樂意心底發寒。
  ……
  輝煌酒樓一共有三層,第一層酒價最高十萬大夏幣,第二層酒價最高二十萬大夏幣,第三層酒價最高三十萬大夏幣,上官天明帶著孫俊艾和韋樂意登上第二層。
  上官天明雖然桀驁不馴,但是卻不敢在輝煌酒樓放肆,膽敢在這里放肆的家伙,不需要輝煌酒樓出手,跟輝煌酒樓有合作關系的殺手組織、殺手們,就會出手把鬧事者給處理掉。
  上官天明帶著孫俊艾和韋樂意選一個沒人的角落坐下來,立即有一個小二拿著一本小冊子跑過來,把小冊子遞給上官天明,老老實實站在旁邊等上官天明點酒下單。
  “天明。”一道聲音響起,一位國字臉腰間佩刀中年人出現在二樓,大踏步朝著上官天明走過來。
  上官天明看到中年人,一陣驚慌,連站起來,道:“父親。”
  孫俊艾和韋樂意跟著站起來,退到上官天明身后站著,身體微微顫抖著。
  突然出現的中年人,正是上官天明的父親—上官正誠,清河城十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族家主,跺一跺腳清河城就會跟著顫一顫的大人物。
  “雇傭殺手對付林塵?”上官正誠問道。
  “是。”上官天明老實道,額頭冒出來細密的汗水,雙拳緊握,極力壓制內心恐懼。
  “跟我來一下。”上官正誠說道,轉身離開輝煌酒樓,上官天明、孫俊艾、韋樂意連跟上。
  上官正誠帶著上官天明、孫俊艾、韋樂意離開清河城,到清河旁邊一片樹林里面,這里站著數位上官家族護衛,他們中間站著的人是上官天路。
  上官天路被五花大綁,雙手反綁在身后,嘴巴里面塞著一團白布,面色漲紅,臉上都是汗水,一直在嗚嗚叫個不停。
  “天路哥!父親,這是怎么回事?”上官天明連問道,不敢置信看著上官天路和上官正誠。
  “因為上官天路越過我的底線,所以我要他死。”上官正誠說道,抬了抬手,一個護衛把上官天路嘴里面的白布拿出來。
  “叔叔饒命啊!叔叔饒命啊!”上官天路連出聲求饒,涕淚橫流,嗚嗚地哭泣,看上去非常無辜可憐。
  “父親,到底怎么回事?難道是大伯得罪你了?那也不至于拿天路哥來發泄啊!”上官天明連道,他跟上官天路的關系真的非常好,把他當做親哥哥看待。
  “天明,先看看這個。”上官正誠說道,拋給上官天明一封卷軸。
  上官天明接過卷軸,連打開查看,眼睛就瞪的溜圓,全身顫抖,目眥欲裂,“這些事情都是真的?”
  “真的。”上官正誠說道,“我一直對天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過,這一次天路做的確實太過分,越過我的底線。天明,林塵遲早會被人殺死,無需你動手,以我估計,最多十天,甚至三天,林塵就會爆尸街頭。”
  “天路哥,你為什么要騙我?”上官天明怒視上官天路,“明明學生會那幫家伙就沒有同意過邀請我加入!”
  “秦雄、宗政、單鷹、高寒確實支持你加入學生會!”上官天路連道,“我沒有騙你。”
  “可是你說歐陽牧月、西門邀月、夏安娜后來也同意邀請我加入學生會,實際上并沒有,她們根本就沒有同意過,林塵也不是主動到學生會進行投票的,是歐陽牧月拉他過來的!”上官天明吼道,“還有你說林塵想要搶奪我新生代表的位子,也是假的,林塵根本就沒有想過要當新生代表,葉鳶和學生會那幫家伙本來都打算讓林塵當新生代表,是林塵自己放棄的!”
  “你騙了我,讓我憎恨林塵,雇傭兩撥殺手刺殺林塵,天路哥,你好狠!”上官天明猙獰道,“原來你一直想要殺我!難怪每次我跟你出游或者外出之時向你透露行蹤,都會遭遇到危險,本來我以為是我倒霉,命該如此,原來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搗鬼!”
  “天明,你聽我說……”上官天路連道。
  “聽你說個仙人板板!”上官天明咆哮道,狀若癲狂,事實讓上官天明很受傷,“告訴我,為什么你一直想要殺我,明明我一直把你當親哥哥看待,為什么?”
  “因為我嫉妒!”上官天路猙獰道,“因為我嫉妒你,也嫉妒我大哥上官高超!我們都是上官家族子弟,甚至我跟你、跟大哥的身份相差無幾,為什么你們能夠得到那么多修煉資源,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我呢?什么也沒有,天明,你連著雇傭了兩撥殺手,花費怎么說也該有十來萬吧?可是你身上竟然還有十五萬,而我呢?就兩萬多!借給你的那五萬,還是我厚著臉皮跟同學們借的!天明,我不僅想要殺你,還想要殺我大哥,想要殺我父親!”
  上官天明呆住。
  “送他一程。”上官正誠說道。
  “上官正誠,你殺了我,我父親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最好想清楚點!”上官天路猙獰威脅道。
  “殺你,第一個原因是你越過我的底線,第二個原因是殺雞儆猴,借此警告你父親不要做的太過分,他確實有許多人支持,但是我是上官家族家主,上官家依然是我說了算!”上官正誠說道。
  鏘然一聲,上官天明拔出腰間佩劍,噗嗤一聲刺穿上官天路喉嚨,上官天路軟軟倒地。
  “丟到河里。”上官正誠說道。
  幾個護衛答應一聲,抬起上官天路尸體。
  孫俊艾和韋樂意身體僵硬汗水流遍全身,上官正誠掃過來一眼,兩人汗毛炸立,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頭觸地,身體不住的顫抖。
  “天明,走了。”上官正誠說道。
  “是。”上官天明答應一聲,連跟上上官正誠。
  “以后雇傭殺手,不要再到輝煌酒樓,到命運酒樓。”上官正誠說道,“命運酒樓的殺手質量比輝煌酒樓的殺手質量好許多,雖然價格貴許多,但是值得,特別是命運酒樓的保密性做的非常好,雇主信息、殺手信息極少有被外界知曉的。”
  “父親,殺掉天路哥……殺掉上官天路,上官永安和上官高超會不會借此發難?”上官天明問道。
  上官永安就是上官天路和上官高超的父親,上官正誠的哥哥,上官家族二把手。
  “可能會可能不會。”上官正誠說道,“我倒是希望上官永安借此發難。殺掉上官天路,其實說他越我底線只是一個借口,真正目的是借殺掉上官天路來逼上官永安出手。當然,不管結果上官永安有沒有對我出手,我都是賺的,上官永安敢出手,我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上官永安不敢出手,那么支持他的人就會驟減,畢竟一個連兒子被人殺掉卻是不敢報仇的家伙,沒有多少人愿意支持的。”
  上官天明深呼吸口氣,道:“父親,你跟伯伯乃是親兄弟,至于走到這一步嗎?”
  “為何不至于?”上官正誠反問,“這個世界,利益至上,你看看皇家,為爭奪皇位,不也是殺的血流成河。”
  “你也說了,那是皇家。”上官天明說道,“我們家又不是皇家。”。
  “天明,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我希望你能夠明白這一點。若是你不堪大任,我會立刻培養另外的繼承人,至今為止給予你的各種豐富資源,也會立刻斷掉,轉給另外的繼承人。”上官正誠沉聲道。
  “我不會讓父親失望的。”上官天明心中一震。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