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白袍總管 > 第384章 法恒

  “老崔你叫我過來,是有什么事吧?”
  
  “呵呵,不是我,是少盟主請的大總管。”老崔圓胖的臉上一下變得嚴肅鄭重:“大總管,請稍候!”
  
  楚離點點頭。
  
  片刻后,韓飛挑開門簾,進了飯館,出現在楚離身前。
  
  楚離驚訝的打量著他,笑道:“韓兄,怎么回事,受傷了?”
  
  韓飛臉色蒼白,身體虛弱,擺擺手坐到他對面:“別提了。”
  
  老崔小心翼翼的扶著他。
  
  楚離伸手過來搭上他手腕,皺眉道:“好霸道的內力!……誰干的!”
  
  他調動靈氣進入,韓飛感受到了身體一暖,臉色頓時一振。
  
  韓飛嘆口氣:“不知道名字,是個厲害的家伙!”
  
  “只有一個人?”
  
  “楚兄你進了王府,可能不知道,最近離江旁出現一個魔頭,喜歡吃人腦,殺了不少人,我去收拾他,結果被他收拾了,差點兒沒命。”韓飛搖頭嘆道:“要不是小硯她們拼死搭救,我的腦子也被吃了!”
  
  “她們呢?”
  
  “都重傷著呢。”韓飛苦笑道:“虧了楚兄你送的祈元丹,要不然,這次小硯就沒命了!”
  
  “喜食人腦?”楚離皺眉道:“難道練了什么邪功?”
  
  “肯定是這樣。”韓飛感覺自己浸泡在溫暖中,舒服多了,嘆口氣道:“這家伙的身法太快,爪功詭異,我確實不是對手!”
  
  “韓兄你都不是對手的話。那他應該吃了不少人了吧?”
  
  楚離知道韓飛的輕功卓絕,非是一般人可比。他都說對方身法快,不是對手。可見此人的厲害。
  
  “二十幾個是有的,還好他只喜歡吃武林高手的腦子,不搭理一般人。”
  
  “國公府出動,卻一直找不到他。”
  
  “這家伙狡詐異常,人一多,他根本不出現,而且身法奇快,很難捉得到!”
  
  楚離聽得皺眉不已。
  
  如此一來,此人當真是麻煩。
  
  而且喜食人腦。造成的影響極壞,國公府若不能迅速的制伏,原本的威嚴與震懾再次消失,武林人物會又蠢蠢欲動。
  
  楚離看了看韓飛的經脈,露出一絲笑容:“還好,有他的內力。”
  
  韓飛受創不輕,一直沒能把對方的內力驅除。
  
  有了這股霸道的內力,楚離就能用通天徹地神通找到對方。
  
  他想到便做,他直接感應這股內力。運轉通天徹地神通。
  
  片刻后,他松開手,露出笑容。
  
  “公子,找到他了?”雪凌忙道。
  
  楚離道:“嗯。現在就過去,你回府等我。”
  
  “公子小心!”雪凌忙道。
  
  楚離笑道:“放心吧,我去去就來。……韓兄,我去處理一下這個家伙。免得有人再受害。”
  
  “楚兄出手,一定沒問題。”韓飛笑道:“不過小心他的爪功。當真無堅不摧,要防他見勢不妙就跑。”
  
  楚離笑著點頭,驀的消失不見。
  
  韓飛舒了一口氣,嘆道:“但愿順利吧,這家伙真的該死!”
  
  雪凌道:“韓公子,那人什么模樣?”
  
  “長得挺不錯,看起來四十來歲。”韓飛搖頭道:“看他的模樣,誰也想不到會是個如此邪惡的!”
  
  “到底為什么要吃人腦?”雪凌蹙眉道:“太奇怪了!”
  
  有人喜歡吃豬腦,吃別的動物的腦子,卻沒有一個喜歡吃人腦的。
  
  老崔在一旁嘿嘿笑兩聲:“估計人腦更美味吧!”
  
  “老崔!”韓飛瞪眼睛喝道:“還讓不讓人吃飯了!”
  
  老崔忙笑道:“公子,我就是說說,估計這家伙的口味特別,我可沒嘗過!”
  
  “滾蛋!”韓飛擺擺手。
  
  老崔嘿嘿笑著抱拳跟雪凌告辭。
  
  雪凌嘆道:“說不定老崔說的是真的呢,那家伙的口味特別。”
  
  “沒那回事!”韓飛搖頭:“我估計那家伙在練什么邪功呢,需要人腦,不過楚兄出馬,肯定沒問題!”
  
  “但愿如此吧……”雪凌卻有些擔心。
  
  ——
  
  楚離一閃出現在一片樹林里,看到了自己的目標。
  
  除了他,還有五個和尚。
  
  這五個和尚他認得一個,大雷音寺的青年天才法圓,上次差點兒殺了自己。
  
  此時這五人圍住一個俊秀的中年男子,臉色沉肅。
  
  楚離暗嘆,真是人不可貌相,這般俊秀的男子,誰能想到是這般邪惡之輩,喜歡吃人腦。
  
  楚離身形隱于樹林,枯榮經運轉,不虞旁人感應到。
  
  法圓帶著四個中年和尚把俊秀中年圍在當中,他合什嘆道:“法恒師兄,隨我們回寺吧!”
  
  俊秀中年淡淡一笑,搖頭道:“法圓,你何必來送死!”
  
  “法恒師兄,你已入邪途,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需要佛法來消彌,否則,最終難逃自噬而亡。”法圓合什嘆息:“師兄再執迷不悟,因果之下,再難回頭!”
  
  俊秀中年哈哈一笑:“我既練了此功,便不講因果,法圓,你回去吧,我今天不殺你們!”
  
  法圓嘆道:“這又是何苦呢!”
  
  法恒搖頭笑道:“法圓,這有什么苦,我覺得逍遙自在,想殺誰就殺誰,這才是真的快活,想起來,寺內整天念經的日子簡直慘不堪言!”
  
  “法恒師兄,看來我們只能押你回去!”法圓搖頭道:“我實在沒想到法恒師兄你會走到這一步,若知道,當初無論如何不會讓你修煉此功!”
  
  “多說無益,還是動手吧。”法恒笑道:“念在同門的份上,我不殺你們,只要你們留得下我!”
  
  他說罷一閃,瞬間出現在兩丈外。
  
  “阿彌陀佛……”五道佛號同時響起,四個和尚飛到空中,穩穩落到他四周,把他圍在當中。
  
  法圓道:“師兄,降魔院的師兄們出手,你得小心了!”
  
  “哼,那又如何!”法恒冷笑一聲,削瘦的身子陡的一下幻出數道影子,各有一道影子撲向一人。
  
  四個和尚微闔眼簾,對他的右掌視而不見,向天空推出一掌。
  
  “砰!”法恒的身影從半空出現,訝然掃一眼四人。
  
  他這身法之奇,騙過了無數人,竟沒能騙得過降魔院這四個家伙,果然不愧是降魔院的!
  
  法圓的指力無聲無息襲至,問心指施展無形無相,防不勝防。
  
  法恒身形晃了一下,多出兩道影子,避開了問心指,再次撲向四個和尚。
  
  四個和尚不動,又一掌拍向虛空,再次把法恒震了出來。
  
  法恒皺眉,一次是僥幸,兩次就不是了。(未完待續。)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