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白袍總管 > 第452章 陰雷

  她輕飄飄退后一步,天空垂下一道光華,落到她身上。
  
  她頓時面如白玉,周身散發出瑩瑩溫潤光澤,煙火氣息瞬間退去,白衣飄飄如姑射仙子。
  
  孟堅追上來,掌中隱約閃著紫芒。
  
  陸玉蓉秋水般眼波變得無悲無喜,平靜而冷漠,宛如在看一個死物般看他一眼,如白玉雕成的小手輕輕迎上。
  
  “轟隆!”一聲悶響,如同一道春雷炸響。
  
  眾人一怔。
  
  陸玉蓉平靜的站在原地,白衣獵獵,宛如站在狂風里。
  
  孟堅卻“砰”一下撞到墻上,嘴角隱隱帶血。
  
  他難以置信的看著陸玉蓉,雙眼瞪大,嘴角帶血。
  
  他萬萬沒想到,陸玉蓉竟然能擋下自己這一擊。
  
  這可是陰雷掌,天人感應,以人身為一天地,蘊化體內天地之雷。
  
  雷乃至陽至剛至猛至大,可毀滅一切,自己這一掌下去,血肉之軀絕無幸理。
  
  陸玉蓉平靜的掃他一眼,隨即一晃出現在他跟前,白玉般小手再次按來。
  
  孟堅忽然一閃,再次消失在墻上,陸玉蓉這一掌擊了空。
  
  她掃一眼,淡淡哼道:“自取其辱!”
  
  “嗤!”一抹電光宛如天外飛來的流星,瞬間鉆進了墻根下。
  
  孟堅身形頓時顯現。
  
  他捂著左胸口,胸口正插著一把飛刀。
  
  他死死瞪著飄飄落下的楚離。
  
  楚離白袍飄飄,沖陸玉蓉點點頭,看向嵌在墻上一動不動,昏迷了過去的雪凌。
  
  雪凌臉上一道豁口,已經毀容。
  
  她臉色蒼白如紙,眉頭緊蹙,即使昏迷仍覺得痛苦。
  
  看到這些,楚離殺機涌動,淡淡道:“孟堅?”
  
  “你便是楚離?!”孟堅冷冷瞪著他,看向陸玉蓉。
  
  陸玉蓉正看向楚離。
  
  這在孟堅眼里,陸玉蓉正含情脈脈的看著楚離,心下嫉恨如狂,咬牙哼道:“我便是孟執的大哥,孟堅!”
  
  楚離平靜的看著他:“我不管你是誰,來天樞院刺殺就得死。”
  
  他一甩手,頓時又一道流光射出。
  
  “嗤!”孟堅在這么短的距離無法躲避,身形晃了晃,似乎變虛了幾分,化為一團影子。
  
  飛刀帶走一蓬血,射穿了影子。
  
  孟堅再次消失,與影子融為一體。
  
  楚離暗嘆,他這套秘術確實奇異,能將身體虛化,神乎其神,超出正常人想象。
  
  他手上再出現兩把飛刀,分別甩出。
  
  “嗤!嗤!”兩把飛刀射中了孟堅。
  
  孟堅咬著牙一聲不吭的鉆出院外,消失在夜色中。
  
  楚離沒理會他,把雪凌扶下來,喂上一顆丹藥。
  
  四面八方的靈氣絲絲縷縷的鉆進雪凌身體,恢復著她的傷勢,雪凌很快悠悠醒了過來。
  
  蕭詩打開房門,絕美的臉龐掛著冷漠,秋水般眼波掃一眼院內:“這么熱鬧?”
  
  她早就醒來,被楚離挪移到了他的小院,剛剛回來。
  
  楚離道:“小姐,你先回去吧,這邊沒什么事。”
  
  蕭詩橫他一眼,看向雪凌:“雪凌不要緊吧?”
  
  楚離道:“傷得不重,過不幾天就能恢復。”
  
  蕭詩蹙起黛眉。
  
  她知道楚離的療傷本事多厲害,要幾天才能恢復,看來雪凌傷得很重。
  
  蕭詩看向陸玉蓉:“你也來了!”
  
  陸玉蓉道:“沒想到這個孟堅還有幾分真本事!”
  
  “你的傷也得趕緊治了。”楚離道:“他這一掌的名堂可不小!”
  
  “嗯,我先走一步。”陸玉蓉點點頭。
  
  她飄飄飛了起來,在月光下如仙子飛回月宮。
  
  “大總管,要不要去追?”柳星問道。
  
  楚離搖頭:“不必了,大伙各忙各的吧。”
  
  “是。”柳星三人知趣的告辭,回到原本位置。
  
  楚離把雪凌抱回屋內,放到矮榻上。
  
  蕭詩蹙眉道:“她真不要緊?……臉上這道傷怕是要毀容!”
  
  楚離從懷里掏出一個瓷瓶:“把這個藥膏給她抹上,兩天之后就能去疤,……讓她先休息,過兩天就好,我出去一下。”
  
  “要去殺了孟堅?”蕭詩道。
  
  楚離點點頭道:“這家伙是個禍害,得除掉,不然隨時會過來刺殺,防不勝防!”
  
  這一次若自己不在,雪凌也不在,真讓孟堅得手了!
  
  想到這個,他就后怕。
  
  紫云山這種秘術詭異驚人,是刺殺的無上秘法,即使刺殺天外天高手也沒那么難,柳星他們又不是擺設,若非這種秘術,他們豈能感覺不到?
  
  也難怪孟堅如此狂傲。
  
  “他是紫云山弟子!”蕭詩黛眉輕蹙,絕美臉龐露出一絲擔憂:“真要殺了,麻煩無窮!”
  
  楚離笑道:“這種秘術適合晚上用,白天就不行,放心吧,殺不了我!”
  
  “你呀……”蕭詩搖頭道:“先是光明圣教,又是紫云山!”
  
  他惹禍的本事當真無人能及,四大宗派幾乎都惹遍了,真要殺了孟堅,紫云山絕不會干休!
  
  楚離笑了笑:“此人不除,咱們永無寧日,沒辦法的事,只能殺了,我先去一下!”
  
  “隨你吧。”蕭詩知道勸也沒用。
  
  而且他說得也有理,真要放了這個孟堅,他可不會感激,反而會變本加厲的刺殺,自己能躲得了一次,未必能躲得過兩次,三次。
  
  殺弟之仇他絕不會放下,那只能不死不休,與其自己死,只能他死了。
  
  ——
  
  陸玉蓉飄飄如仙,輕盈的踩著屋頂飄掠,月光照在他身上,她溫潤的光華越來越明亮清透,整個人越來越像一塊白玉所雕成。
  
  她忽然停在一座屋頂,踩著青瓦房,看著前方。
  
  孟堅渾身血跡斑斑,臉色蒼白,神情卻很平靜,站在十米外靜靜看著她。
  
  陸玉蓉蹙眉:“你想殺我?”
  
  “是。”孟堅緩緩道:“陸姑娘,我很喜歡你。”
  
  陸玉蓉笑了笑。
  
  她對孟堅卻只有厭惡,沒有一絲喜歡,自己不喜歡男人。
  
  “可你喜歡楚離。”孟堅嘆了口氣:“所以我只能毀了你!”
  
  “我喜歡楚離?”陸玉蓉失笑,隨即沉下臉來,冷冷道:“毀了我?憑你剛才的掌法?”
  
  “陰雷掌。”孟堅道:“蘊化雷霆之力,淬煉身體,化為掌力,我修為不夠,一天只能發出三掌,還剩下兩掌,足夠殺姑娘你了!……可惜這原本是為楚離準備的!”
  
  “為我準備的?”楚離身形驀的出現在陸玉蓉身邊。(未完待續。)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