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白袍總管 > 第2701章 手段
她很了解周勇,真若為了無相刀,絕不可能交給自己。
  
  怪不得他一直這般安份,一直逍遙自在,努力嘗試了一番之后,放棄了重修,卻藏著殺手锏,真要被他得了無相刀,配合天刀心法,威力將是極驚人的!
  
  若她有此刀,雖不能無敵于天下,卻已經可以震懾群倫,天刀宗的提位將大幅提升,也能對得起列宗列宗及師父的一片苦心!
  
  她雖成了天刀宗宗主,憑著手腕與武功壓制一切反對的聲音,效果卓著,現在已然能掌控整個天刀宗,可她知道,一些天刀宗弟子內心深處還是覺得男宗主更好。
  
  她就想讓他們明白,自己這個女子比男人更勝任宗主!
  
  “徐宗主,隨我來吧!”她起身往外走。
  
  徐鏘楚離荊曉潔三人跟著她出了大廳,往西穿過三個月亮門,三間寬大的院子,終于來到一座花園。
  
  花園中央是一座小湖,波光粼粼,清**人。
  
  小湖上橫架著回廊與小亭,雅致宜人。
  
  小亭八角,飛檐畫壁,朱紅柱子锃亮。
  
  亭內負手站一個青衫中年男子,原本俊逸的臉龐布滿滄桑,好似經歷了太多的世事,心境蒼老,雖然外貌看上去還是中年,心境已然步入老年。
  
  他正盯著湖內的游魚觀瞧,聚精會神,眼睛一眨不眨。
  
  “周師兄。”宋曼茵揚聲喚道。
  
  她裊裊娜娜的踏上回廊,搖曳如柳枝般來到小亭,嫣然笑道:“周師兄好興致,在賞魚呢?”
  
  “一介廢人,除了看看魚還能干什么!”周勇滿臉冷淡,瞥一眼走過來的楚離三人,淡淡道:“宗主竟然帶了外人來看我,還真是少見。”
  
  “這是南天門徐門主。”宋曼茵柔聲笑道:“這位則是南天門的李供奉。”
  
  “咱們與南天門沒什么瓜葛吧?”周勇皺眉盯著楚離與徐鏘,冷冷道:“我與南天門也素無交往,有什么事找我這個廢人?”
  
  南天門與天刀宗相隔數十萬里之遙,幾乎不見過面,僅聞其名而已。
  
  宋曼茵帶著他們來找自己,絕沒什么好事。
  
  宋曼茵笑道:“他們是因為弟子范毅的仇怨尋過來的,范毅師兄可識得?”
  
  “范毅……”周勇擺擺手:“從沒聽過。”
  
  范毅的名聲雖在宗內與境內通傳,在這里卻沒怎么傳過來,畢竟僅是后起之秀,還不是宗內最頂尖的高手,更重要的是還沒什么事績傳揚,名氣不足。
  
  宋曼茵道:“范毅的父親叫范學,母親陸瑤,周師兄可曾聽過?”
  
  周勇毫不猶豫的擺手:“不識得。”
  
  宋曼茵輕笑一聲:“周師兄你武功廢了,難道腦子也廢了?范師兄與陸師姐竟然不記得?”
  
  “范學陸瑤……”周勇做回憶狀,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好像記起一些了,咱們的師兄師姐?”
  
  “范師兄與陸師姐資質雖一般,卻也是老實本份之人。”宋曼茵嘆息一聲道:“可惜老天不公,竟然讓二人被滅了門!”
  
  周勇哼道:“好大的膽子,誰干的?”
  
  宋曼茵明眸緊盯著他,臉上帶笑:“據說是周師兄你。”
  
  “胡說八道!”周勇斷喝一聲,冷冷道:“宋師妹,你這是要找我算老帳了?”
  
  “周師兄這話本座聽不懂。”宋曼茵輕笑著搖頭:“真要找師兄你的麻煩,我會找這樣的借口?況且徐門主也不會配合呀。”
  
  “嘿,男人為了美色,什么事做不出來?”周勇斜睨一眼徐鏘。
  
  只要往男女之事上一扯,就是黃泥進褲襠,有嘴說不清,極大損害她一宗之主的威嚴,若宗主是男的,是風流韻事,換成女的,則完全不同。
  
  誰說只有武功殺人?憑著智慧與口舌照樣能殺人!
  
  徐鏘臉色一沉,雙眼驟然迸射寒光。
  
  宋曼茵蹙眉:“周師兄,看來你是急了,這種昏頭的話都說得出!……說說吧,那把無相刀在何處?”
  
  “什么無相刀?誰有無相刀?別胡說八道!”周勇壓低聲音喝道。
  
  他猝不及防,沒想到這件事會泄露。
  
  此事當真天衣無縫,而且這么多年過去,該掩埋的已然掩埋,絕不會出岔子。
  
  宋曼茵一看他的神情,便心下一定,知道楚離所說八九不離十,確實有無相刀!
  
  無相刀對她太重要,即使心性如她也難免患得患失。
  
  “周師兄,交出無相刀吧!”宋曼茵冷冷道:“別逼我下狠手!”
  
  “頂多是一死罷了。”周勇不屑的笑了笑:“除了這個,宋師妹你還能奈我何?”
  
  “殘殺同門,該當何罪!”宋曼茵寒著臉冷笑道:“周師兄你還真以為做得天衣無縫?”
  
  “空口無憑!”周勇淡淡道:“總不能請那范毅過來做證吧?他那時候才多大,怎能認得兇手?所有人都會相信你是故意陷害我!”
  
  楚離給徐鏘使了個眼色。
  
  徐鏘壓聲問:“可是看出什么了?”
  
  楚離輕輕點頭道:“無相刀便在這里,一搜便知,而且想讓他認罪也容易,拿一件他的貼身之物便是!”
  
  “正是!”徐鏘沉聲道。
  
  楚離道:“門主,咱們該走了。”
  
  徐鏘深深看他一眼,揚聲道:“宋宗主!”
  
  宋曼茵一步跨到他近前。
  
  徐鏘道:“李供奉,你跟宋宗主說罷。”
  
  楚離看向宋曼茵,指了指頭頂:“無相刀應該便在亭上,仔細找找便能找到。”
  
  “……好。”宋曼茵道:“真若找到無相刀,本座自會給范毅一個交待!”
  
  “那便多謝了。”徐鏘抱拳道:“咱們先行告退!”
  
  宋曼茵輕頜首,抱抱拳。
  
  徐鏘三人倏的消失,出現在了南天門問心路下。
  
  “李大哥,急什么呀!”荊曉潔一站穩便開口,不滿的道:“干嘛不等著看看,她到底會不會收拾那家伙!”
  
  “此事不宜外人插手,否則會留下口實,也讓宋宗主難做。”徐鏘搖頭道:“李供奉行事穩妥。”
  
  他也有沖動,想看無相刀到底在不在,能不能找到。
  
  被楚離一提醒,才強忍著離開。
  
  “那她到底會不會替范師兄報仇?”荊曉潔問。
  
  徐鏘看向楚離。
  
  楚離嘆道:“這個可推算不出來,全在宋宗主一念之間,不過我覺得她會的。”
  
  宋曼茵的心胸可沒那么開闊,可以對宗內弟子寬恕,卻不會對周勇寬恕,周勇行事太狠毒,做了太多傷害宋曼茵之事,一直在機會收拾周勇,終于找到了。
  
  憑她的手腕,剛才又經過自己提醒,栽贓嫁禍易如反掌。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