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白袍總管 > 第2715章 圓滿

  “交出來的話,可以饒你不死。”鮑誠道:“你雖是南天門的供奉,但不可能一直呆在南天門不出來吧?我隨時能找到你!”
  
  楚離笑了笑:“你要無相刀做什么?真要交給宋宗主?”
  
  “這便不勞你操心!”鮑誠哼道。
  
  楚離笑道:“你不說的話,我是不會交刀的。”
  
  “果然在你這里!”鮑誠沉下臉來,上下打量著他,目光如電似乎要看透他內外,哼道:“那便滿足你的好奇!”
  
  楚離道:“用無相刀換什么?”
  
  “天機石!”鮑誠道。
  
  楚離搖頭笑道:“不止吧?”
  
  “天機石便足矣!”鮑誠哼道:“其余的我也沒放眼里。”
  
  楚離嘆道:“天刀宗應該還有什么寶物是你一直在想著的吧?”
  
  大圓鏡智一直緊盯著鮑誠,看透他內外。
  
  他精神足夠強大,一直在增強,當世罕有人及,此時全力運轉之下,看透了鮑誠之心。
  
  看到他的想法之后,他頗為意外。
  
  鮑誠冷笑道:“交出無相刀來吧!”
  
  楚離搖頭:“沒有。”
  
  “那你是找死!”鮑誠冷冷道:“我已經推衍出來,他便在你身上!”
  
  可他現在卻感應不到無相刀的存在。
  
  明明憑著感應來到這里,到了這里卻失去感應,委實詭異,一定是他又用了先前的秘法掩住了無相刀的氣機,遮住了天機。
  
  他恨不得馬上宰了楚離搶到無相刀,但又擔心殺了楚離之后,反而找不到無相刀,那就是白忙一場。
  
  楚離道:“沒在我身上,被我藏起來了。”
  
  “捉住你,嚴刑之下,看你交不交待!”鮑誠道:“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楚離道:“我若打不過直接自殺便是,省得受苦。”
  
  他說話平靜從容,帶著淡淡笑意,卻透出不可置疑之勢。
  
  “你!”鮑誠滯了滯,能感受到楚離的堅決之意,身為推衍天機之輩,對生死都有些漠視,在浩浩天地之間,自己渺小如蟻,殺了自己不是什么難事。
  
  他咬了咬牙,哼道:“說罷,怎么才能交出無相刀!”
  
  楚離道:“我想學一學你的推衍心法。”
  
  “不可能!”鮑誠斷喝。
  
  楚離笑了笑:“你反正已經不是玄空城弟子,玄空鏡也并非沒有外傳的!”
  
  “你就不怕我弄假的給你?”鮑誠哼一聲道:“想要我的心法,簡直是異想天開!”
  
  楚離道:“那就看你想不想得到無相刀了,或者說想不想得到天機石!”
  
  他知道鮑誠對天機石的渴望之烈,比宋曼茵對無相刀的渴望強烈百倍,因為有了天機石,他的玄空鏡便能與玄空城高手旗鼓相當。
  
  他其實是玄空城的棄徒,因為違反玄空城的規矩而被逐出城外,憑著奇遇,他又慢慢恢復玄空鏡的修為,但比起玄空城高手還差得遠。
  
  有了天機石則可以扯平這種差距。
  
  楚離繼續道:“你若騙我一次,那無相刀是甭想得到了!”
  
  “……好!”鮑誠陰晴不定的看了他幾眼,緩緩道:“但你要發誓,此事絕不外傳,更不能將玄空鏡心法傳與他人!”
  
  “沒問題,我現在便發誓!”楚離沉聲道,豎起手掌直接起了一個大誓。
  
  鮑誠微瞇眼睛,盯著楚離看,似乎在衡量得失。
  
  楚離卻知道其心思,是想先傳了心法,得到無相刀后再想辦法除掉他,有了天機石后便能推衍出他的方位,想逃都沒處逃。
  
  “好吧,傳給你!”鮑誠哼道:“但我要先看到無相刀!”
  
  楚離搖頭:“這不可能!”
  
  “……聽著!”鮑誠冷冷道:“法不傳六耳,我只口述,能不能學會看你自己的本事!”
  
  他說完這句便開始誦讀一串串口訣。
  
  楚離一邊仔細聽著,大圓鏡智觀照,一邊烙印鮑誠腦海里的情景,口訣與修煉場景相合,幾乎不費太大力氣便能領悟,直接能修煉。
  
  半晌后,鮑誠停住口訣,冷笑道:“我只說這一遍,你記不住怨不得我!”
  
  楚離微笑道:“已經足夠。”
  
  這鮑誠倒沒耍花樣,誦讀的是真正玄空鏡口訣,只不過一些要害沒說,沒有親自指點,即使得了這篇口訣也無濟于事,無法修煉。
  
  鮑誠哼道:“現在可以拿來無相刀了吧?”
  
  楚離笑著從袖中掏出一團光影。
  
  隱隱約約有一柄刀在其中,好像被強烈的光芒籠罩著,無法看清,只能看到刀身模糊的影子。
  
  “原來你一直拿著!”鮑誠鐵青著臉恨恨道。
  
  他若知道這個,直接把楚離滅掉便是,何必費這么大的代價,不過現在還不晚,想到這里,他雙眼微瞇,寒光閃動宛如實質。
  
  楚離道:“這便是無相刀了,真假宋宗主一看便知,告辭!”
  
  他說罷一閃,便要消失。
  
  鮑誠怒哼一聲,探手便去捉,右手如電光火石般到了楚離近前。
  
  “嗤!”楚離手上的無相刀射出。
  
  鮑誠身形滯了滯,右手在楚離胸口前停住,呆呆看著他,又低頭看向自己胸口。
  
  胸口已然出現一個大洞,無相刀已然洞穿他心臟。
  
  所有力量潮水般退去,他想運功,卻發現一點兒力量施展不出來,踉蹌一步,忙捂住心口,另一手想從懷里掏出靈丹。
  
  楚離手上已然又出現了無相刀。
  
  無相刀的玄妙之一便是可以自己返回。
  
  “嗤!”無相刀無形無跡,鮑誠額頭已然出現一個洞,無相刀已然洞穿額頭,從后腦飛出,仍舊無形無跡,重回他手上。
  
  楚離平靜看著鮑誠眼中的神光一點一點黯淡下去,最終失去光芒,眼睛仍舊睜大,死不瞑目。
  
  他萬萬沒想到會被修為如此低淺的楚離所殺。
  
  楚離眉頭一挑,忽然露出笑容。
  
  鮑誠的身體“砰”的一聲悶響,然后開始燃燒起來,眨眼功夫,已然化為虛無,甚至灰燼都沒留下,這便是業火之威力。
  
  楚離盤膝坐下,臉上已然恢復了原本相貌,然后運轉般若龍象功。
  
  他萬沒想到殺鮑誠會有如此收獲,竟然有如此龐大的功德!
  
  鮑誠這些年來為害竟然如此之烈,當真駭人,那些惡貫滿盈之輩遠不能與他相比,提供的功德近有十倍之多,讓他直接達到了功德圓滿。
  
  原本卡住般若龍象功的無形力量頓時消失,般若龍象功心法越轉越快。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